无名

无授权翻译博客
博客内译文如果有错误,请不吝指正

© 无名

Powered by LOFTER

[十一罗汉]True Meaning

*无授权翻译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6549369/1/True-Meaning

 

True Meaning

otherhawk


简介:适应婚后生活可能很难。有些事情必须改变,对吧?基于《The More Things Change》(作者的另一篇同人)的圣诞节故事。



十二月四日

 

*

 

街道上,提前为圣诞节奔忙采购的人群熙熙攘攘,彩灯在他的头顶上欢悦地闪烁着,几片雪花从天上飘落,而某处,一支铜管乐队奏起了平安夜。

完美的一天。

那个正在他旁边祝他圣诞快乐,或是对他致以节日的问候,或是祝他他妈的什么农神节愉快的人——那些说着以上任何屁话的人们,Rusty想象着自己正偷走他们的钱包,他们的汽车钥匙,他们采购的东西,可能有他们的内衣。

他叹了口气,低头快步走进一家面包房,绕过正在募捐的,脸上粘着棉花胡子的圣诞老人。

过了一会儿,他找了个地方坐下,心不在焉的检查了一番自己为圣诞节所采购的东西是不是都还在后,去柜台结了账。然后要了一大杯什么料都加了的热巧克力和一小片葡萄干甜面包。他发誓那片面包一定比切片前还要厚得多。

好吧。是时候定下来找些乐子,要不就好好想一想自己是不是快变成了吝啬鬼斯克鲁奇(狄更斯的小说《圣诞颂歌》中讨厌一切节庆活动的吝啬鬼)或是格林奇(电影《格林奇》中为了让其他人和他一样过不上圣诞节,从而意图偷走镇上所有圣诞物品的怪人)

偷走圣诞节……他搞不明白圣诞节有什么转手的价值。

他从自己的热巧克力里挖了一勺生奶油和巧克力棉花糖,恼火地一口吞掉。

圣诞节难道有什么不好?美食,礼物,电视上放的好电影。这些难道不可爱吗?他曾觉得圣诞节十分美好。好吧,自从他十四岁以后,他都觉得十分美好。

詹姆斯·史都华,爆米花,还有早餐的冰淇凌。

这是一种传统。存在于他和Danny之间的,偶尔,经常,还包括Saul,他们抱怨着电影自去年起就没变过。

只有今年不是如此。今年不是,往后也不再。

Danny和Tess三个月前结婚了。有好几次Rusty都看到Danny的脸上挂着那种微笑。那种微笑。那种自从婚礼那天起就在他脸上成日闪耀的微笑。那种没有任何相片能描绘的微笑。

而Tess看Danny的那种眼神……那是Rusty想从Danny那儿得到的全部,真的。她看到了魅力,看到了奇迹,看到了不可思议,她看到了一切,她全部能理解,并且她爱着他。或许她没有意识到危险,或许她无法从中得到惊险和刺激,她也一定无法赞同那些不合法的部分……但她爱他,他们也过得很开心。

在这件事上,Rusty也很为Danny高兴。为他们两个高兴。过去的三个月中,他忍住了所有愤怒的咆哮。因为,Danny爱着Tess并不意味着他对Rusty的爱就会减少。他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他长大了,成熟了,他他妈知道得很清楚他不是什没用的破玩具,么总有一天会被悄无声息地抛弃与遗忘。

但Danny和Tess……他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确实,比起现实生活,它更像是存在于在电影和电视特别节目中的场景,但即便如此,他也明白圣诞节是合家团圆的节日,他不会去打扰,一秒钟也不会让们觉得尴尬。

他叹了口气,伤心地吃着他的面包。

是的。没有尴尬。圣诞节的美妙奇迹。

明年就简单了。明年就会有先例,就能预料到,就会出现和他无关的家庭传统。只有今年他需要捱过去。还是别在这郁郁寡欢地闲逛,放任自己沉溺于自私的自怜吧。

但他不是出于自私,才心下承认一个人享受詹姆斯·史都华、爆米花和早餐的冰淇凌根本一点意思也没有的。

 

*

 

十二月八日

 

*

 

Tess早就明白这将会成为她最棒的圣诞节。

她愉快地叹了口气,在沙发上蜷起赤裸的双脚,头靠在Danny的肩膀上,Danny的手臂拥着她的双肩。人间极乐。

“我都等不及过圣诞节了。”她笃定地说,此时电视上的家庭正忙于最后的装饰工作。“想想看,一个合家团聚的圣诞节真是太美好了,不是吗?我小时候总觉得圣诞节永远来得不够早。”她感到Danny注视着她。

“那是种什么感觉?”

“棒极了。”她说道,微笑随着回忆一起浮现,“房子里总是挤满了人,我的Charlie叔叔——我父亲的弟弟——他会来,还有我的Laura婶婶,我的兄弟姐妹们。Charlie叔叔带来的礼物总是最好的。有一年,他带给我一架玩具旋转木马。它亮着灯,放着音乐……我可能还保留着。还有圣诞晚宴……大家都在讲述有趣的事,都在笑,我爸因为自己讲的傻笑话大笑起来,所有那些美食。妈妈在晚宴前的三个星期就开始烘焙工作了。”她渴念地叹了口气,“棒极了。”

“我从没有……”Danny犹豫了一下,“妈妈总是希望家里能在圣诞节时保持安静。”

她直起身子,轻轻吻了吻他。她明白他的童年并不幸福。他很少提及这个,但她听出了他声音中的痛苦。大声、刺耳的争吵,粗鲁的言辞,被忽视,被遗忘。Tess从未见过Danny的母亲,很可能以后也不会见到,但她有几句话真希望能对那位女人说。

“我之后才开始盼望起圣诞节,”Danny继续说道,他现在正微笑着,“我和Rus离开家后的第一个圣诞节……是许多年前了。有东西可期待的感觉真好。我给Rusty买了个巧克力的耶稣降临历,不过呢,他基本上收到后一秒就把它吃掉了。”Tess微微笑了,沉迷于Danny声音中的宠溺。一些从未改变的东西。她喜欢听Danny年轻时的故事,他的父母甚少被提及,故事里总是Danny和Rusty。

“我们还搞到了一棵树。”Danny说,回忆着,“可能是你见过的最细弱的树了。不过没关系。Rus从前从没有过圣诞树,我呢,从来没有过一棵真树。我们用爆米花上的细线和小雪花纸片来装饰它。Rusty从某个地方找来了一副坏掉的彩灯,然后花了半个晚上修好。”

她紧紧地抓着Danny的手,她明白他那时比与母亲和她所提供的物质财富在一起时开心多了。只是,她同时也明白,当时他才十八岁——仅仅十八岁——却不能把富足与快乐同时拥有,这不公平

他注意到了她的眼神。这是自然。他的微笑立刻变得善解人意,温情脉脉且疑惑。“那年我们手头很紧,Tess。第二年一切都顺利多了。”他笑了,“但这不会让我们所做的有什么太大的不同。詹姆斯·史都华,爆米花,还有早餐的冰淇凌,总是这样的。”

Tess皱了皱鼻子:“早餐吃冰淇凌。”

“是啊。”Danny微笑着,“还有蛋酒。很多很多蛋酒。”

哦,听上去显然不怎么健康。她笑了。不过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圣诞节啊。一年中的这时候,没什么东西是不健康的。她得记得囤些蛋酒。还有冰淇凌。

“一个普通的,合家团聚的圣诞节真是太好了。”她再次说道,往Danny那边靠得紧了点,珍惜着这美妙的时刻。尽管过了这么久,她仍很难相信他们已经结婚了。每一天她发现自己在看着他,不敢相信他爱着自己。她将要和这个神奇的,充满魔力的男人度过余生。“自从妈妈和爸爸过世后,我一直很想念那些时刻。我的意思是,前几年我都是和Jillian与她的家人一起度过的,但那之前……”她轻轻哆嗦了一下,回忆起那个她如此孤独的时刻,“现在和你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是啊。”Danny吻了吻她的头顶,“我也这么觉得。”

 

*

 

十二月十二日

 

*

 

谢天谢地,凌晨两点,让Danny走神了一个下午的尖细版《小小圣诞老人》此时已停息。他们现在所需要担心的只是三颗假圣诞树,还有朝他们暗送秋波的,手恰好握着自己私处的塑料雪人,以及像刚发生了雪崩似的人造雪花。还有沉寂的报警器,展柜上的锁,当然,还有夜间的警卫。但当下还不必忧心警卫。看上去,这家珠宝店实在是希望他们的顾客记住现在是圣诞节啊。

Danny就记得很清楚。

他只是现在不想去想罢了。

圣诞节应该是一个值得期盼的日子。他与Tess共度的第一个圣诞节毫无疑问会十分美好。如果他不断地这么告诉自己,那么最终他相信自己能将胸中那股空洞的感觉抹去。

他小心翼翼的从柜台上挪去俗气的紫色金属箔,好让自己走到展品前边。

“办完事后,我想把这个拿走。”Rusty欢快地评论道,“装饰我家。”

Danny笑了,但小心地不去看他。(去年是他们的家。他们的家,他们的装饰。)“你打算把这雪人也带走吗?”

“不要。”Rusty坚决地摇头,“它一直看着我。我可是很担心大早上醒来就看到它坐在我的床尾,用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死盯着我啊……”

Danny稍微颤抖了一下。这可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画面。“你知道如果我们把它扔在这里的话,他就会跟着你回家吗?”他阴森森地恐吓道。

Rusty看着他。“是他会跟着我回家,还是你会大半夜地闯进我家把他放到我床上?”

该死。他早该想到的。

“那好。”Rusty轻快地说,“你想要——”

“——当然,”他附和道,继续检查着其他的展柜。

嗯。

他盯着高一些的站台上的最右边的那条项链。金色与绿色交织的纤细项链。雅致。朴素。是他过去的几星期中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哦!”

他甚至没发觉自己大声惊呼出口,直到Rusty朝他皱起眉头。“怎么了?”

“我想我刚找到了给Tess的圣诞礼物。”他说道。

Rusty停顿了一会:“你该不会是——”

“——好啦,我不会去偷的。”Danny表示同意,翻了翻白眼。

一声叹息。“你在这店里什么也不能偷,第二天还要回来给你妻子买圣诞礼物。这样太——”

“——做作。”Danny点了点头,“非常做作。”

“而且有点令人生疑。”Rusty对他说,走近他,越过他的肩膀端详,“嗯,眼光不错。她会喜欢的。”

“嗯哼。”Danny叹了口气,“少说废话。”

前两个星期他们一直在筹划这个行动。外围的报警器密码差不多是从天上掉到他们的怀里的——某个喝醉的经理刚好试图让Rusty把他的电话号码写到她的记事本上。密码记在记事本的第一页,经理就在Rusty大腿上。Rusty一边试图辨认前者,一边试着躲开后者。

“没事。”Rusty说,耸了耸肩,“街上反正还有其他的珠宝店。我们把东西放回原来的地方。你晚点路过这家店一下,把那条项链顺手买了。Tess有一个愉快的圣诞节。我们就这么办。”

Danny对上他的眼睛,眼中有没有说出的真诚谢意。

Rusty露齿而笑:“不过你可得保证我的圣诞礼物特别一点。”

他没法让自己的眼神显得不痛苦。Rusty的圣诞礼物。他不会和Rusty共度圣诞。自他十七岁以来的第一次,他没有与Rusty共度圣诞,这刺痛了他,他无论如何都想道歉。

“噢,Danny,”Rusty叹了口气,“没事的。真的,没事的。一切都变了,人都要往不同的地方走去的。”

Danny僵住了。因为这听起来与少年时Rusty常对他说的话太过相似。“你过去总是说我们总有一天要分开的……”

“是啊。”Rusty点头,“我是这么说过。我这不是说对了吗?”

“不对。”Danny哼了一声,“你是个白痴。”

“确实。”Rusty宽慰地笑了,“一切都变了。但并不意味着我们也会变。”

Danny朝他微笑,很久,很开心,他感觉到Rusty会有一堆的形容词来描述他脸上的表情。“你明白的,这可有些多愁善感了。”

“现在是圣诞节,”Rusty对他说,“我可以这样的。”

多谢提醒。他靠向柜台,叹息道:“我不喜欢变化。”

“不对,你喜欢。”Rusty对他说。然后他住了嘴,盯着Danny,“你要不要看看你的手放在什么地方?”

Danny向下扫了一眼。

哦。

他正靠在中央展台上。上面摆放着最昂贵的珠宝的中央展台。上面的报警器还没被他们解决掉的中央展台。

操。

他抬起眼对上Rusty的眼睛:“别管把不把东西放回原位了——”

“——跑。”Rusty赞同。

他们说到做到。

 

*

 

十二月十三日。

 

*

 

他现在需要的是一份工作。复杂,能让他沉溺其中,最重要的是,离这里足够遥远。另一个国家。一份时差足以让他脱离圣诞节的工作。如果说昨天夜晚证明了什么——除了在工作中陷于伤感不能自拔会很快让你失去警惕之外——就是这件事对Danny来说一样两难而痛苦的。他实际上对此并不惊讶……

如果他身在别处就轻松多了。身在别处,有着无懈可击的借口。这样他们两人都不会再去思考他们错过了什么。

他确实想过要去看看Saul。他最近听说Saul现在正在拉斯维加斯到处跟人宣扬十月份之后的新墨西哥北部冷得过了头,他明白Saul会很高兴看到他的。这之中唯一的问题,则是他们三个——他,Saul,还有Danny——都很清楚的知道为什么他会出现在那里,也很清楚地明白他以前这时候都是在哪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这简直和呆在纽约一样尴尬。

明年。明年他就会和Saul或者其他什么人一起度过这段日子。但今年他得另做打算。

噢,他不是打算孤单一人度过一个悲惨的圣诞节。他可不想重蹈童年的覆辙。他要找一份工作——某个人,某个地方,某件急需解决的事情——如果工作能够完成,他还会考虑找个圣诞节孤单人,或许还有可能可以和他在床上度过整个节日假期。或许还能度过新年,如果工作时间允许的话。

他会好好享受一番的,然后,当这见鬼的节日过去后,他会回家跟Danny分享这个故事,可能,可能他们还能说服对方他们一点都没有互相想念。

现在来打几个电话吧。某人,某个地方,偷走某件东西。

 

*

 

十二月十八日

 

*

 

比Tess预料的要难得多了。她用严峻的眼神扫视着厨房。到处一片凌乱,从烤箱里飘出的味道闻起来可不怎么好。和她童年记忆中的香味不一样。

她叹了口气。她实在想把事情做好。她想与Danny分享这一点小回忆。一件对她来说让圣诞节成其为圣诞节的小回忆,因为更重要的部分,更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部分,他们已经拥有了,他们理当拥有。她想让这个圣诞节对Danny来说像他应得的那么完美。

门外传来敲门声,她慌慌张张地放下手上的烘焙工作,跑去开门。

Rusty站在门外,微笑着,手上拿着一个大包。“圣诞快乐,Tess。”

“还没到时候呢。”她指出,笑着站到一旁让Rusty进来:“现在Danny不在家。”

“是啊,我知道。”Rusty一边跟着她进门一边附和。突然他皱起了眉头:“什么味道?”

她的眼睛睁大了:“噢!”

烧焦的姜饼人。她把烤盘从烤箱里拉出来,伤心地用烤肉扦戳了戳它们。噢,完全无力回天了。

“他们已经死了。”Rusty对她说,站在门道里看着,“没必要再去戳他们了。”

“谢谢,Rusty,你的帮助可大了。”她面无表情地说道,然后叹了口气,“从前我母亲烤姜饼人的时候,看上去总是那么简单。”

他看着烧焦的面团带来的一片令人不忍直视的凌乱,抿起嘴:“不是第一次吧?”

“第三次了。”她承认,“第一次面团放了太多水,裂成了一片片的,所以我想得在烤箱里放久点,但第二次我忘记放姜了,所以只得从头再来。”

“烤太久了,”Rusty评论道,“而且面粉放太多。”

她转过身盯着Rusty:“你知道怎么烤姜饼人?”她又惊又喜。

“唔,恩。”Rusty微笑着承认。

“可以教我吗?拜托?”她恳求。

“当然了。”Rusty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你还有多余的食材吗?”

她朝橱柜点头示意:“我觉得自己把商店买空了。”

“所以,你到底是为什么要烤姜饼人?”他漫不经心地问道,一边把蜜汁,砂糖,糖浆和香料在盘子里搅合在一起。

“小时候,圣诞节时,我的母亲总是会烤姜饼人,”她顿了一会,解释道。圣诞节与童年……Danny所错过的,包裹在姜味曲奇里的一切。“我想……我想保持一些传统。某些我想与Danny一同分享的,我所在乎的东西。”她不安地看着他,“你觉得Danny会喜欢吗?你觉得他会理解吗?”

“啊,是的,”Rusty说道,脸上带着熟悉的柔和笑容,“他会的。”

他们继续制作姜饼人,好一阵子没说话。她很高兴Rusty理解了。很高兴他认可了。Danny从未有意向她暗示,但她知道Rusty的童年同样艰难。她预料到他小时候也不会有多少快乐的圣诞节。

“你什么时候学的烤这些东西。”Rusty铺开面团时,Tess好奇地问道。

“Mabel教我的。”他说,笑容变得不同起来,“当时有一个田径队的糕点售卖会。我试着赢得某个男孩子的好感。”

她大笑起来:“有用吗?”

“没用,”他愉快地说道,“我甚至不觉得他有注意到。告诉你,卖糕点那天我……病了。不得不叫Danny帮我把糕点带到学校。Danny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脑海中的景象让Tess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Danny递给那人点心,使劲掩饰自己的为难。“肯定没用。”

“如果想用糕点调情,这可能是最不成功的例子了。”Rusty严肃地向她保证,“甚至是那种……特殊的……糖霜图案都没用。”

她不赞成地扬起眉毛:“拜托,Rusty,我想要一个不下流的姜饼人。”

“当然了。”他露齿而笑。

“我可不觉得Mabel会教你这个。”她带着点恶作剧的心态补充道。

“肯定不会。”他说,对这个想法耸了耸肩。

一个小时后,他们有了满满一盘等待装饰的姜饼人。他们小心翼翼地掰开了最后一块。只是想确定它味道不错。

“恩——”Tess高兴地说,Rusty闭上了眼睛,舔掉手指上最后一点碎屑,“你应该多来转转,顺便帮我烤点东西。”

他笑了:“下个月我们能做点曲奇。加花生酱的巧克力碎饼干。Danny喜欢。”

“说定了。”她说,脸上仍带着笑,转过身高兴地注视着那些姜饼人,“噢,我们会有一个美好的圣诞节的。”

“好。”Rusty说,声音有点奇怪,但当她转过身时他很快又挂上了笑容,脸上再没有一丝不对劲的痕迹。他看了看表:“我得走了。再见,Tess。”

“当然了。”她说。

直到他离开,她才意识到她还没来得及问他来这儿是为什么。但当她发现树下一份新的礼物时,她觉得自己明白了。

她开心地笑了。这个圣诞节一定是最令人惊喜的。

 

*

 

十二月二十三日

 

*

 

现在是圣诞夜前夜,Tess正在为每一张新的圣诞卡惊呼,Danny则在分享他的喜悦,他并没有希望这该死的节日快点过去。一点都没有。

(从前,他小时候,圣诞节总是要拖上好几个月,因为妈妈和爸爸要保证一切都准备妥当,合适,并且Danny不在场。他只是在等着他能再见到Rusty的那一天。等待着,直到他知道Rusty还好。)

不是说他没有享受到乐趣。他享受到了,这就是问题的一部分。与Tess共度圣诞和他想象的一样美好。昨天他们把葡萄酒做成了热饮,向Tess展示了他为圣诞树做的她喜欢的装饰,撞见她摇晃礼物时,他听着她愤怒的否认……即便是Tess公司聚会上露出深深乳沟的“圣诞老人”——即便是那个都是美好的。当他与Tess在一起,几乎没有需要困扰的事情。几乎——直到他想起Rusty是孤单一人。

如果他能对Tess生气的话,就简单得多了。如果他能把所有这些怪到她头上就简单得多了。但她只是想好好享受圣诞节而已,而他每一次想起Rusty他都会感到内疚,他每一次没有想起Rusty都会内疚。

两天前,Rusty给他来过电话。在机场。告诉他Larry Tyne需要帮手,向他保证这活用不了多少时间,他能自己搞定,他会小心的。他们小心翼翼地假装Larry是事情的重点,Danny知道Rusty试图让他们两个都轻松些,但天啊,这很伤人。

“噢,Jillian要去巴黎过新年!”Tess神往地惊呼道。她在读着一张圣诞贺卡,上边的字多得几乎不可能被塞进这张小卡片里。Danny不禁想着她最好还是换张大点的卡片。“一定很美。”

“你从没去过巴黎?”他问,十分惊讶,同时他已开始着手计划起来,考虑着情人节惊喜和Tess会喜欢的地方。

“没,从没去过。”她点头道,“尽管我确实很希望某天能去看看卢浮宫。”

会安排好的。尽管他得自重。每当他看到蒙娜丽莎就开始手痒。他不是真的想偷,他只是想成为那个偷走过她的人。“是很美。”他真诚地说,“整个城市都很美。”

“你什么时候去的?”她问。

“去过好几次。”他笃定地说,“第一次我二十岁。那时我和Rusty正在为期三个月的旅行。巴黎是我们第一个落脚的地方。那是Rusty第一次离开这个国家。我第一次没有妈妈在身边……没有妈妈。我敢保证,我们希望一口气就看完全部景色。我们和叫Marcel的水上出租车司机聊了天,他带着我们去看其他的一切。在一个破旧的地下酒吧里,我们特别兴奋,和我们聊天的老男人,自称当毕加索为蒙娜丽莎的失窃被带去问话的时候就在现场。”每当他想起卢浮宫,他总会想起这件事。

“真的吗?”她显得很感兴趣,“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吗?”

“噢,是的。”Danny点点头,“他有照片。”被逮捕可不是什么值得毕加索庆贺的事情,但那时他还不是一个艺术天才呢。“想来杯酒吗?”他提议,一边站起身一边伸出手去。

“谢谢”她点头道。

他走回来,在她的肘边放下一个杯子,底下报纸上的新闻里报道了一个圣诞集市。在科隆,标题上写着。“哦,Rusty现在就在那儿,”他随口说道,努力排走自己声音里的思念。

长久的沉默。

“Rusty在德国?”Tess轻声问,“但他会回来过圣诞节的,对吧?”

“我怀疑不会。”他轻描淡写地说道,他仍然没有在想Rusty这个圣诞节是孤单一人留在自己的公寓。他得承认,在离开这个城市这件事上,Rusty的看法可能是对的。

更长久的沉默。“是……是因为我吗?”Tess低声问。

他很快转过身来,皱着眉头,丝毫不明白她在说些什么:“什么?”

Tess似乎要证明什么一样,脸上满是迷惑:“是这样的,不是吗?哦,Danny,我尽力了,我保证。我本不想让你为难的。我想让他喜欢我……我以为他是喜欢我的。”

“他确实喜欢你!”Danny反对道,头脑一片混乱。

“那为什么……”她顿住了,端详了他好一阵子。“Danny?”她非常,非常平静地问,“你邀请Rusty来过圣诞节了,对吧?”

他盯着她,嘴唇发干:“你……你说你想要一个合家团聚的圣诞节。”

“Rusty是你的家人,”她指出这一点,斩钉截铁地,“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以为我真的不明白吗?你真的以为我会想让你把他排除在外吗?”

“Tess——”他试图解释。

“——我又不是你母亲,Danny

长久的沉默。

她一点不像他的母亲。她和他的母亲差得要多远有多远。

“这一点也不正常,Tess。”他最后徒劳地说道。他以为她要的是一个平凡的圣诞节,一个完美的圣诞节。甚而至于他一直都以为要把Rusty排除在外。

她短促地,放肆地笑了起来。“Danny Ocean,你身上可没什么正常的地方。而且我爱你。”

他马上将她揽入怀中,将她抱紧,试图为不信任她道歉,为没有理解她的理解而道歉。

“圣诞节是合家团聚的节日,Danny,”她说,听上去仍是受了伤害,“而Rusty……他是你的兄弟。在圣诞节时,想要和你所在乎的……你所的人在一起没什么不正常的。”她犹豫了一下,“把你们分开才是不正常的。”她说,她不是在想象,也不是在说她自己的事,“我觉得……”

“对不起。”最终,他柔声说道,“我应该更了解你的。”

她抬头看着他:“现在请你把这些处理好吧。”

现在他看到了Tess所渴望的圣诞节了。

那也是他所渴望的。

 

*

 

十二月二十四日

 

*

 

Rusty疲惫地走进酒店套房,把装满钞票的公文包扔在床上,从夹克里挣脱出来。

洗澡吃饭睡觉,或者,可能是,吃饭睡觉洗澡。他不是很清楚是怎么个顺序。也不是很确定有什么关系。过去的四十八小时里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外边,风雪交加大雾弥漫,过去的十二小时里,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废弃的排污系统里狂奔,跟Harry Lime似的。

冷,全身湿透了,还很惨,筋疲力尽,伤痕累累,还很寂寞。这证明他最近的想法是错的。这个圣诞节实在和他小时候的圣诞节像得不得了。

好了。够了。别为自己惋惜了。真的,生活棒极了。他偷了债券,全身而退,Larry Tyne帮了他们(他?)一个大忙,他比之前富了一万五千马克——一切都很顺利。基本上。他叹了口气,用客房服务点了些吃的,准备开始洗澡。原先的计划应该还包括找个魅力四射的家伙在床上呆上个几天,但此时此刻,床铺本身就够魅力四射了。

他的电话响了。又是Larry。想要再次确认他在哪能找到债券,确认Konrad Reiner说了什么。Rusty尽可能地保持礼貌把上面的那些再说了一遍。花了二十分钟,这时候女服务生送来了他点的食物,浴缸里的水快满了出来,这就是全部能支持他把自己的眼皮撑开的事了。

好吧。新计划。睡觉吃饭洗澡威士忌。一起上。

他的杯子浸在热水与泡泡里,在浴缸边缘摇摇晃晃,他吃着一碗加了香草酱的巧克力……噢,就是这个。可以成为一个新的圣诞节传统。他可能可以一直把这个澡洗到新年。这个酒店真不赖……他相当肯定他们的供暖系统撑得住。

吃完东西,他往热水里沉得深了些,尽量避免不碰到手臂和后背上的擦伤。那是他在试图挤过一条,严格地说并不是为人类通过而设计的走廊时弄伤的。明白吗?从前的圣诞节他浑身是伤,是因为他不知怎地吸引到了爸爸的注意。如今则是因为某个城市规划师不明白怎样按比例制图造成的。现在这种情况好一些。

他一定是不知不觉打起了瞌睡。因为他直到被裤子口袋里手机铃声惊醒,才发现浴缸里的水早已凉了。

优先事项。他用脚把热水龙头踢开后,越过浴缸从口袋里把手机掏了出来。

Danny。

他在接电话前露出了微笑。没到圣诞节呢,考虑到时差,就更不是了。不过没关系。比起浴缸食物床铺的顺序准则,Danny的声音反而更能安抚他。(没有比Danny的到场更能安抚他的。但他试图不去想这一点

“你打电话来是想告诉我没什么令人兴奋的事吗,连一直老书也没有?”他接起电话,愉快地问道。

“现在是清晨六点。”Danny告诉他,“就寻找圣诞老人来说有点太早了。”他叹了口气,“整个晚上我都在试图联系你。”

Rusty皱起眉头。他听得出Danny声音中的担心,尽管Danny尽了最大努力去掩饰。

“怎么了?”他担心地问,一百种不同的可能在他脑海中翻腾,他匆忙直起身。

“没事。”Danny很快向他保证。他停顿了一下。“我刚刚听到的是水声吗?你现在还在浴缸里?”

“是,是啊。”他匆匆回答,“发生了什么?”

“我们两个都是傻子。”Danny平静地宣告。

“什么?”他眨了眨眼。

“Tess希望你回家过圣诞节。”Danny柔声说。

长久的沉默,Rusty仔细地思索着,好不让希望和喜悦将他淹没。“你确定吗?”他问,其实他真正想问的是“确定吗”。

他可以感觉到Danny的视线。“她说圣诞节是合家团聚的节日。”

“噢。”他茫然道。

“是啊。”Danny轻声附和。

。”他重复了一遍。

“真的。”Danny点了点头。

Tess是对的。他们两个都是傻子。

“她猜你已经在正在过来的路上了。”Danny补充道。

“我猜……”他开了口,觉得有些荒谬。他曾猜想Tess希望他离得远远的。他曾猜想Tess一定心无旁骛地认定“圣诞节是她与Danny的节日,他不属于这幅美满的家庭画面的任何一处”。

“……我也是。”Danny快速答道,“我们错了。”

Rusty听得出Danny声音中的笑意。笑意,自豪,惊讶,和无疑的喜悦。

他咧嘴笑了起来:“觉得……”

“……非常地,”Danny向他保证。

他再次笑了,他从未为Danny所找到的是Tess感到如此的喜悦。他站起身,拿过毛巾。

Tess想要我回家去过圣诞节,嗯?”他轻声说。

“嗯,从个人角度,我可以选择让不让你来,”Danny严肃地说,最后是一阵门打开的声音,他听见背景里Tess在说话。

一秒钟后,Tess在他的耳边对他说:“Rusty?你觉得你能赶得及回来过圣诞节吗?”她的声音真诚而焦虑。她真的想要他在那儿。想要Danny开心。

他微笑着消除了她的疑虑。“我就是自己开飞机过去也会到的。”他说,他不敢相信此时此刻他的感觉比一个小时前好了多少。

突然间,圣诞节听上去如此美妙。

 

*

 

十二月二十四日……另一个区

 

*

圣诞夜的杰弗逊机场是Tess所呆过的最嘈杂,最难受的地方。周围有那么多焦虑可怜的人。

平常她不会想到建议Danny去机场接Rusty。再怎么说,Rusty也是整天飞来飞去的,不必说,正如Danny所指出的那样,Rusty自己的汽车早已停在了机场停车场。Tess只是想做出一个姿态。只是想明确的,清晰地表示她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

她紧紧抓住Danny的手。当然,她已原谅了他。之前她怀疑自己不会原谅他。但当Rusty打给Danny说他成功乘上了最后的航班,今晚就能回来的那一刻,所有伤痛和愤怒都黯淡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挫败感。

她从没想过Danny会觉得她不想和Rusty一起过圣诞节。

早在他们结婚前很久,她就明白,她不是Danny的唯一。在某种程度上,她是在和Rusty分享Danny。她为此思索了很久,很痛苦,但最终,无疑,Danny值得。

而且,无论如何,Rusty在Danny生命中存在得比她久得多。如果说发生了什么,如果说真有什么闯入者,那都不会是Rusty。他们一起生活了十三年。她知道,许多婚姻也不曾这样长久。她知道他们彼此的感觉,而且她觉得,纵使她有这个意愿,她也不能介入其中。她也确实,真的,不想介入。

她接受Rusty会一直在此的事实,她也很高兴他在。当Rusty在身边时,Danny更加的……一切都是。寥寥几次里,Rusty离开市内超过一星期,她都会看出他身上的变化,她会取笑他对Rusty会在出差时出事的担心。真的,她早该知道有什么不对。她早该看出那些迹象,早点说些什么。但她太过陷于为Danny打造一个完美的圣诞的思绪里,以至于她没察觉从未有人教过Danny,圣诞节的要义是什么。

圣诞节是合家团聚的时刻。她承认Rusty永远是家庭的一员,她也从未对他产生丝毫的怨恨。无论如何,她喜欢他。但不全是因为Rusty本人,尽管她确实喜欢。她还因为Danny喜欢他。因为Danny所成为的人喜欢他。曾经,很久以前,Danny曾经提到——可能只是偶然提到——没有Rusty,他不知道他要怎么在他的童年时代活下来。不知怎么的,Tess相信他说的话。噢,当然不是每一个字,但她确曾注意过Rusty以奇妙的方式看着Danny。抚慰,爱,安心。那些Danny从未从他的“家人”那儿得到的一切,Tess发现她很难去想象没有遇见Rusty的Danny会是什么样子。

正在此刻……

Rusty从到达楼走出来,当他注意到他们俩,他的脸色亮了。本能的,那一刹Tess转头看了一眼Danny。看见他脸上的笑容,深沉的,不变的喜悦。

正是她所想要看到的。

 

*

 

十二月二十五日

 

*

 

Tess去接电话,消失在楼上,留下他和Rusty坐在沙发上,喝着蛋酒,吃着姜饼人,等着詹姆斯·史都华出场。

“味道很熟悉。”他咬了一口姜饼人,评论道。

Rusty只是笑。

Danny叹了口气。“这是她这星期第三次做这东西了。”他说。

“别担心,”Rusty向他保证,“下个月我们会做加花生酱的巧克力饼干”

有盼头。他的眼神扫向Rusty,高兴于他在此处,高兴于他们在一块。

Rusty对上他的眼神,笑了,向他倾了倾玻璃杯。“圣诞快乐,Danny。”

Tess下楼来,微笑着,经过时亲了他一口,在扶手椅中坐下,刚好赶上电影开场。

蛋酒和姜饼人和詹姆斯·史都华。Tess和Rusty,和他在一块,开开心心的。他的家人。

圣诞节就是如此。今年。明年。每一年。


评论(5)
热度(15)
2017-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