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无授权翻译博客
博客内译文如果有错误,请不吝指正

© 无名

Powered by LOFTER

[十一罗汉][Danny/Rusty]A sort of scrapbook

*无授权翻译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4372939/1/A_sort_of_scrapbook

 

A sort of scrapbook

otherhawk

他们不是爱人。他们是朋友。因此完全没问题。

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在午后闷热的旅馆房间里心血来潮便上床做爱,随后躺在一块,讨论如何才能骗过红外线探测器,讨论有史以来最好的电影是什么,讨论怎样才能完美地享受感恩节,或是讨论如何折磨Linus,而最后所有话题都会变成同样的东西。

但这也意味着Danny不得不(还是想要?)回家陪伴Tess时,Rusty不能闷闷不乐。也意味着对于Isabel,或是Debbie或Michael,追溯到过去或许包括Josie和Steve和Basher和Carolina,Danny不能对他们感到恼火。不过对Tracey,还是可以小有怨言。而这也意味着,Danny若想要为周年纪念日谋划惊喜,Rusty便会微笑着补充计划的细节,帮他分散注意力。而这也意味着,当Rusty在烟雾缭绕的酒吧里叙述自己这次又怎么搞砸了自己的恋情,Danny会自觉自愿的为他提供同情和冷嘲热讽。

有时,这些事情做起来,只是有点难而已。

一切已变成了往事。它发生在Danny第一次注视着Rusty在滑雪面具下露出微笑,伸长手指从坚不可摧的保险箱里摸出十万美元的那一刻,和Danny第一次露出那种暗示他们能为骰子一滚付出一切的微笑的那一刻,以及他们带着费城艺术博物馆某个展厅里的全部展品和“不准再来”的严厉警告离开费城的那一刻之间;其间,他们对彼此的意义渐渐超出所有人的理解。

在一间小城银行的地下室里,洪水汹涌澎湃,清楚他们可能在十分钟以内就会淹死,Danny伸手抓住Rusty吻了他,仿佛自己的生命都寄托于这一吻。手指缠绕着头发,唇齿急切地相撞,水及膝深,然后及腰深,直到水没过肩膀Danny开始摆弄裤子拉链时,Rusty才想起自己的身高足以让拎着大锤砸开地下室建筑结构的薄弱点成为代替淹死的备选方案。

随后,一切都回归正轨。

他们第一次真正开始讨论此事,离Saul第一次撞见他们后已经过了一段时间,离一场以人类的安全性交史为主题的,全世界最尴尬的谈心后也过了不久。好吧,Danny挺尴尬。Saul很尴尬。Rusty则毫无廉耻。但不谈尴尬这茬,他们那时还年轻,从某种程度上他们还没能完全明白,不管他们多么努力证明自己,他们还是Saul的被监护人,当时是八十年代,Saul为他们忧心忡忡。

不过是在那之后,他们靠着外墙,眺望着拉斯维加斯的天际时,(同时保持着警惕,一直都要警惕,因为他们出现在内华达周是彻头彻尾的违法行为)他们才第一次正式开始讨论他们觉得自己在做什么,能不能想收手就收手。

“Saul很惊讶。”

“是啊。”

“不过也没那么惊讶。”

“嗯哼。”

“所以我还蛮惊讶的,真的。”

“没错。”

“你觉得……”

“……这重要吗?”

“不。好吧,有点重要。”

Rusty转过头,朝Danny露出笑容。

那天的灯光比任何人所曾亲见的都要耀眼。

他们从未用过爱这个字眼。它却存在于每一个眼神和微笑中。存在于每一个他们懒得说完的句尾,每一个他们用以取悦彼此的惊人计划与复杂细节。随着时间流逝,他们也任其他人目睹,有时他们能理解,有时不能。

Valerie,在没遇见Tess以前,Danny原本以为她会是对的那个人,就看了出来。而她未能理解。她差不多花了一年来与他俩谈心,旁敲侧击,眯着眼狐疑地打量他俩,努力想读懂他们之间的暗语与无声的笑容,有一天他们看《危险边缘》时,她倾身吻了Rusty,同时全程用眼角余光打量Danny。他们花了惊人的精力去说服她:不,事情不是这样的,而且不论她说什么做什么,也永远不会变成这样。而最烦人的是——至少从Danny看来是这样——自从他开始认为Valerie很重要之后,他们就不得不回避和Rusty一起睡。这件事不像他原本想象的那么困难。因为坦白说,比起待在Valerie家,他还是花了更多的时间待在Rusty的公司,(也更享受。)不过,当她最后一次摔门离开,他们便在沙发上弥补了之前失去的机会,电视上的Alex Trebek被抛在脑后。

一旦Rusty觉得有必要提醒Danny整件事的经过,Danny变回突然觉得有必要开始讨论Sreve是怎么发现他俩的关系的,他们又是怎么被加拿大驱逐出境。还好他们交往期间都用的假名。

当然,他们的朋友对此各有看法。Saul自然知情。其实,懂得比他想知道的多。Reuben也是,尽管他们永远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的。但是他绞尽脑汁讽刺了他俩三年让他们不得不相信他知情;而他们的厚脸皮最终让Reuben停下了挖苦。Basher和Livingston也知道,也用各自的方式告诉他们,他们觉得这样的关系很浪漫。但不是的,这样的关系有趣、轻松、只是一种他们不愿改正的习惯。但这并非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他们彼此才是。

双胞胎声称他们知情,然后相互争吵。Yen瞪了兄弟俩一眼,当众提供了一个猥亵的建言,害Livingston满脸通红,Danny命令Rusty晚些时候私下里翻译给他听。Frank养成了看着他们摇头的坏习惯。他大概和其他人知道的真相一样多。不过他不在乎。Linus手头做了几张组织图,力图以此一劳永逸地回答所有问题。不过他有个令人忧心的坏习惯,一旦喝醉,就会向那些跑得不够快的酒友展示图表。某天晚上他们把图表偷换成抢劫波特兰银行的详尽计划。Linus收到了他们的暗示,也收到了五百万美元。

Bobby有所怀疑,奥兰多的某个怡人夏夜,在他面前暴露的真相比预想中稍多了一些。他和Danny正在Danny的套房里啜饮鸡尾酒,忽然有人敲门。Danny懒洋洋地起身开门,门外站着的是Rusty,一丝不挂,神情泰然自若。他们俩相对无言打量良久,Danny挑起的眉毛想要问个究竟,Rusty的坏笑却拒绝回答。最终,Danny让到一旁,Bobby目睹Rusty走进房间将Danny的行李搜了个底朝天,以找出能上身的衣物,趁Danny给他倒酒时溜进浴室更换。

“我们要换掉脱身计划。”Rusty在门后大吼。

“我早说过。”Danny回答,看着Bobby的眼神中,有两份幸灾乐祸,一份歉意。

“你说得对。”Rusty赞同,再度现身时身上穿着线裤和T恤,高兴地接过一杯鸡尾酒。

Bobby从没问出口,但他们知道他很好奇。

(他们从未谈论过Tess是如何看待他们俩的。)

当Danny染上流感时,他被关在酒店房间里度过苦不堪言的两星期,最终打电话找来的却不是Tess。而是Rusty刚好路过,于是那儿便出现了同情和笑声以及电视和姜味啤酒还有苏打饼干,还有用真正的鸡肉煲的鸡汤——Rusty用酒店的厨房煮的。Rusty甚至叫来了Linus,这样Danny花了一个月筹划的方案便不致荒废。

而当Rusty因为他确实从未犯过的事情被逮捕时:偷税漏税,和他的酒店有关,不过Danny知道他确实缴了税,尽管据他所知到目前为止酒店从未盈利。Danny出现了,让他冷静,将他揽到身边还叫来了律师,之后,他们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后,他们找到夜狐,耐心向他解释了可接受的玩笑和不可接受的玩笑的区别。之后两年,夜狐没再靠近美洲大陆,而Rusty则用有意思的方式向Danny表达了他的谢意,直到Tess打来了电话而Danny回了家。

他们会为对方挡子弹。其实已经挡过了,虽然他们保证再也不会干这种事,两人却都没说实话。因为没有什么比彼此更重要。

爱情,性,友谊,三者他们全部拥有,有时其中的界限却不可能看得分明。但没问题。因为他们不是爱人。

评论(1)
热度(13)
2017-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