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无授权翻译博客
博客内译文如果有错误,请不吝指正

© 无名

Powered by LOFTER

[食戟][银/城/蓟]bone marrow

*无授权翻译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38111

*斜线前后不代表攻受

*这篇文章写于回忆杀之前,所以三人的设定和本篇不同:比如,蓟讨厌城一郎。但当做AU看也挺有意思的。

 

bone marrow

iiejn

 

简介:听学长的话

 

“如果没人反对,”银说,“这个议程就过了。”

“我反对。”蓟开了口,“才波城一郎没有来开会,虽然我们到场的成员超过半数,但是章程要求,十杰评议会成员必须全体出席决议才能生效。”

银朝他耐心地笑了。“城一郎选我作为他无法与会时的代理。他有必须参加的研究项目。说到缺席,事前已经通知了他会议的各项议程,事后也会知会他缺席期间的回忆内容。不必担心。蓟。”

“开学以来他一次会议也没参加。”蓟继续说道,“我不能接受。尤其他还身居十杰第二席。他明白十杰名号后的权力和责任吗?而且你还屡次容忍他在办公室胡闹。我坦白说吧。是你和他串通一气,任由这种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这种公然逃避责任的行为。”

桌旁开始窃窃私语,但银毫不动容。

“蓟,”他说,话下的仁慈宽厚,让蓟格外厌恶,好像自己被当作了一个无谋愚蠢的小孩,“我们明白,各自作为十杰的贡献远胜会议的形式。当然,我不是暗示各位都可以逃会——不然何必开会呢。但是会议章程明确包含这种处理手段,其自十杰评议会创始以来一直存在。”他的视线扫过桌边的其他成员,“只要我还是十杰第一席,就会在管理事务时使用尽可能灵活的手段。对我而言,各位的特权也一样重要。只要各位尽力为远月的生存和发展、为烹饪艺术做出贡献,我欢迎诸位尽情利用我现在提倡的灵活程序。”

借口。蓟心想。

没有发生进一步的骚动,会议结束了。

“你利用自己的权力纵容他。愚蠢,而且偏私不公。”大家离开椅子走出会议厅的时候蓟说道。他整理好会议中记下的笔记,放进公文包。这句话并不特别针对谁,但银知道他是指自己。

“我衷心相信自己一直站在公平的反面。”银回答,但只要看一眼他宽宏大量的表情——蓟就知道,他是让步了。蓟常常好奇,银是否为针对游戏规则的异议特意留出了空间?另一些时候,他觉得银明显在鞠躬后退,让提出异议的人自己制定游戏规则。

 

*

 

才波城一郎在图书馆。

图书馆是学园中最古老的建筑。其实逾百年前,图书馆还做过一段时间远月的主楼。之后,随着远月帝国的扩张,高层建造了更先进的校园,以承载不断增长的学生人数,为尖端设备提供更多空间,这栋楼被翻新整修,蜿蜒曲折的内部结构,变成了储藏最珍稀、最昂贵的料理书籍的仓库。大正年间的遗迹,内部放满高级木料制的书架和长桌,巨大的水晶吊灯从天顶垂吊而下,温暖的灯光照耀其中。不做料理时,蓟常常来到图书馆。

城一郎坐在二楼尽头的窗台上,像迷路的猫一样,全身沐浴在阳光下。图书馆的窗台是宽阔厚实的黑栎木,虽然正合适学生闲坐学习,这种有失恭谨的行为却显然是对这栋建筑的亵渎。窗台离地面很高,必须得爬两步才能坐在上面,所以学生身后常常在墙面上留下肮脏的脚印。真是恶心的景象。

“噢,中村啊。”蓟朝他走去。城一郎随意地叫了他一声,咧开嘴露出懒洋洋的笑容,“又来告诉我,这儿不是我这种人想来就来的地方?”

“既然你有时间玷污图书馆——”蓟斜睨着城一郎手上拿着的一沓食谱,上面用铅笔写满乐潦草的注释,“和馆内藏品,那么我相信,你也有时间处理十杰的工作吧。”

“银比我更适合处理十杰事务。”城一郎慢慢说,从蓟身上移开目光,继续阅读手上的食谱,“无聊的文书工作——不适合我。”他翻身背对窗口坐下,邀请蓟坐到自己身边,“你好像挺有空嘛?为什么不用用针对我新料理的洞见感化我呢?别告诉别人,我打算在过几天的食戟中做这一道菜。正觉得我们的宝贝三席会对此有所建言呢。要是我赢了,中东研讨会就会给极星寮免费供应一年新鲜香料。”

“我和你说了无数次,你的料理就是垃圾。不值一尝——和学校里其他料理一样。我不懂其他人为什么可以容忍这种庶民食物。”蓟说。城一郎稍微睁大了眼睛,他看着蓟,眼神里有种饶有兴趣的友善,蓟却觉得受到十足侮辱,好像这种情况很好笑,但蓟本意毫无玩笑。他没有躲闪,城一郎伸出手,既温柔又高高在上地,将他额前的头发撩到耳后,两次。

“才这个年纪,你太死板啦,知不知道?”他对蓟说,露齿而笑,感觉却仿佛某种惩戒,“放松一点。”

时间刚过中午,城一郎的身后,透过窗户可以清楚看到,太阳高悬空中,光线勾勒出他的剪影,在蓟的视野里剜出一块黑色的空洞。随后那一年里,蓟计划爬上十杰顶端,他会驱逐低劣厨师,排除异见人士。在料理的世界,年纪和经验都不值一提。那一年,他常常想到一只抚摸自己脑后的手,好像在说,还没轮到你。那些手指,骨头柔软地连接着骨头,那节手腕,在皮肤下轻柔地旋转,那些纤细的肌肉,最好剥下剁成肉屑。他一直偏好把肌腱放进汤里同煮。


评论
热度(11)
2017-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