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无授权翻译博客
博客内译文如果有错误,请不吝指正

© 无名

Powered by LOFTER

[十一罗汉][Danny/Rusty]the absence of truth in cartogr

*无授权翻译

*原文地址:https://takethehouse.livejournal.com/9119.html#cutid1

 

the absence of truth in cartography

Nichole (angelgazing)


他在温哥华醒来时,是周一早上七点零九分,收音机的闹钟正在大吼“早上好,西雅图”。

外面在下雨,厚重的雨幕冲击着人行道,敲击汽车旅馆泛黄的窗玻璃,仿佛玻璃不存在。仿佛玻璃下一秒就会裂成碎片洒满地面。

Rusty揉了揉眼睛,困倦地慢慢眨了眨眼。他觉得自己已经连续清醒了好几天,全靠廉价咖啡和一缕意志力才一点点撑下来。但他又眨眨眼,就用手肘撑起身体,审视四周。

Danny湿淋淋地从外面回来,走去把窗帘拉上:窗帘已经被蛾子咬得千疮百孔,但天色尚因大雨足够昏暗,所以也无妨。他关掉闹钟,让广播脱口秀主持人闭了嘴,大清早七点主持人的声音精神奕奕得过头。有时候,无人有权听起来这么清醒。

“回去睡吧。”Danny说,剥掉身上租来的晚礼服。他朝Rusty扔来一个白色纸袋。半打甜甜圈,撒白糖粉那种吃完后总让Rusty显得像个瘾君子,但那是他的最爱。

 有时候,Rusty觉得自己留下来,正是因为Danny懂这些小事。他挠挠脸,打了个哈欠。“怎么不在温哥华?”他问,把纸袋放在床头柜的复合板台面上,床头柜漆成沾满烟渍的肮脏白色。让他失去胃口可不容易。

“唔,”Danny说,露出笑容,好像他现在的样子不像Rusty这个星期以来的样子一般疲惫似的。他解开黑色礼服鞋上的湿鞋带,“你当时,按你的说法,有点醉了,所以勾搭未成年服务生的企图有点肆无忌惮,但服务生的爸爸却是周三晚上我们……解放了他的钱包的男人。”

Rusty低头笑了。“你,Danny ocean,在骗人。”他说,躺回床上。破旧的枕头已经被压平,硬邦邦的。

“有一点。”Danny承认,在床的另一头坐下,“我们脱身回程的路上,你在车上睡着了,开到酒店时发现有人守在门口,所以我觉得最好继续开下去。”

“出主意的人是你。”Rusty拉上被子,被子颜色是粉色掺海泡石绿,有便宜旅馆床具的粗糙触感,这地方所有东西都泛着一股淡淡霉味。“我要继续睡了。”他大声宣告,好像Danny听着会惊讶似的。

“我们老了,Rusty。”Danny说,从他手肘底下扯出另一个枕头,“竟然用睡觉来庆功。”

“地方是你挑的。”Rusty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好像他还不够不安分似的,手肘撞上Danny的手臂,“至少能开个双人房吧。”他们脚踝相撞的时候,他补充。

“入住时睡过去的人没有发言权。”

“这规矩还是第一次听说。”

Danny打了个哈欠,脚趾冷冰冰地贴着Rusty的小腿,“你要接纳改变,Rusty,不然没法在业内混下去的。”

“闭嘴睡觉。”Rusty说,二十三秒后听见Danny已经打起了呼噜,他翻了个身。

 

*

 

“拜托告诉我你在开玩笑。”Rusty干巴巴地说,往左边侧身,绕过Danny的身影欣赏旅馆里三个有线台之一上放映的蝙蝠侠动画片。他一只手沾满白色糖粉,另一种手拿着剩余的甜甜圈。

Danny站着,肩膀疲惫的靠在卫生间门框上。浴室灯是金黄色的,勉强比这间让人难以忍受的房间中的花型顶灯稍微好一点,但Danny的存在却莫名让它显得很漂亮。Danny的存在能让一切都显得很漂亮,只要Rusty现在不讨厌他的话。他光裸的脚趾陷进橘色的地毯。大腿上被Rusty的膝盖撞出一片淤青。

他没在开玩笑。这是当然。他对待自己肩上出谋划策的责任是非常严肃的。

电视上的画面每五秒钟,就会伴着窗外呼号的寒风花屏一次。现在是下午三点,外面周日的天色是慵懒的灰色,正如那些你不愿从床上爬起来的早晨。

Rusty叹了口气,把剩下半个甜甜圈扔在床上。“好吧。”他说,“但你先把裤子穿上。”


*全文走链接*

http://simp.ly/publish/C8T78x

评论(3)
热度(16)
2018-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