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无授权翻译博客
博客内译文如果有错误,请不吝指正

© 无名

Powered by LOFTER

[十一罗汉][Danny/Rusty]Rusty's Kind of an Idiot

*无授权翻译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973723

Rusty's Kind of an Idiot
bluerosele

简介:
不要在干活期间喝醉。更重要的是,不要在干活期间因为“矫情的”理由喝醉。更更重要的是,不要在干活期间因为Danny或直接和Danny相关的矫情理由喝醉。

Rusty是个傻子。

这不是他的错,都是Danny的错,有什么时候不是Danny的错? 作为一个什么事情都能讲的头头是道的人男人,他有时候语言组织实在是糟糕。而那些“有时候”,通常就是和Rusty在一起的时候。

这么说不太公道,毕竟Danny遇见Tess就和蠢货差不多。不过这也算预料之中,Tess毕竟是他老婆(以前是,现在是,又不是了,Rusty作为半个老婆没跟上剧情进展),不论其他人怎么说,也不论Rusty自己怎样咬牙切齿地说他不是Danny的老婆。

“不,你就是。”Danny肯定会带着最完美的做作笑脸这么讲,他知道Rusty有多讨厌自己用这幅表情对付他。Rusty闻言便会把手边任何能找到的东西朝他砸去,不管尺寸/大小/价钱。有时候,有必要付出一点代价提醒Danny,他用以应付好上手的酒吧女服务员的微笑对Rusty是没用的。一般来说没用。

不过,Danny不在这里。只有他自己。独自一人待在某个其实是赌场和其下金玉其外的垃圾的掩护的豪华酒店里,手边只有两个空酒瓶,酒的名字和价钱的长度长得让人觉得自己有义务喜欢它,但从来没有办法真的爱上。Danny在楼下和刚离婚的妻子调情。不然呢。

这就是Rusty的愚蠢闪亮登场的时刻了。他给自己定过一些行事准则。条目不多,但也有几条。他有脑子,他又不是Danny。主要的一条,不是最主要的一条,但相对很主要的一条,他正在亲手打破,而且很快就会后悔。

不要在干活期间喝醉。更重要的是,不要在干活期间因为“矫情的”理由喝醉。更更重要的是,不要在干活期间因为Danny或直接和Danny相关的矫情理由喝醉。

尤其是最后一句。最后一句曾经让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但不是现在在讲的那个沙发上,眼泪汪汪地看着奥普拉脱口秀。这种事情如今再没有发生过了。

如今,Rusty的忍耐度(或者酒瘾,或者别的什么)虽然有限,但更有弹性了。也就是说,他97%的时间都觉得很恼火,但不会濒临爆发边缘。

除非,事情和Danny有关。

他还能听懂奥普拉在喋喋不休什么(他一般都能),眼前几乎没有星星和斑点乱转,只要他想,他还可以好好站着不摔在地上(但他不想)。但此时此刻,蹒跚走下楼梯,把Danny堵在老虎机边上,和他舌头打架,竟仿佛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他大脑里某个从未消极怠工过的安全警卫却不这么认为(虽然之前提及的“有弹性”的忍耐度正被栓在蹦极台上测试),所以,他非常感谢他的肉体强制执行的冷静措施。

Danny会追着Tess跑,Tess会无视Danny,直到他想离去,两个人爱恨交织的复杂表现都会让彼此抓狂,因为他们骨子里都是被爱冲昏头脑的十六岁青少年。是荷尔蒙混乱,脑子被身体控制的臭小鬼。这个团队里每个人都这样。

Rusty他妈的已经厌倦给人当保姆了。

但这不是说他不喜欢。因为他确实喜欢。这是他的生活(不管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如果他要成为理性和智慧的代言人才能适应这种生活(这样真的很可悲,团队里很多人都这么说),那好吧。至少他某种程度上还能适应嘛。

不过,他自己其实也不是可靠性的巅峰人物,从事这种职业的人没人可靠,虽然可靠是这份职业既必不可少,又深恶痛绝的秉性。Isabel和他搞得一团糟。不管是在恋爱上,还是工作上。因为和国际刑警组织首席探员的罗曼史——这位探员的主要调查对象是个处处针对Danny的大盗,随后她自己开始针对Danny,以追踪前文的那个大盗,因为那个大盗是她多年不见的大盗老爹的学徒,他老爹又刚好也训练过Danny——显然会造成爆炸性的家庭伦理纷争。

不。然 。呢 。

虽然事发完全出于偶然,而到最后,Danny和Rusty妥善解决了所有问题。他们让父女团圆,夫妻重聚,而Rusty却失去所有人。所有计划之上的那个终极计划,再次碾压一切。

好,他被Bruce Willis盘问(这事挺酷的),Tess差点被捕(他发现自己想到此处,笑得比没受酒精影响时大声了一点),整个团的差点被某个气急败坏的输家弄死(不那么酷了),但没错,一切都按计划进展。总会按计划进展的,不是这样,就是那样。

他们有钱到手,Tess和Danny花五分钟和好,Rusty被抛在酒店房间孤单多住一晚。计划简单,但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Rusty不介意计划的最后一部分。他真心喜欢酒店。酒店是舒适的商业设施,没有对家庭生活的虚幻渴望。
只是……很可悲。比Rusty容许自己觉得的要稍微更可悲一点,忽然奥普拉感情饱满地尖叫起来,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屏幕下的时钟显示着2:38(他觉得屏幕上的数字和奥普拉的个数好像比之前多)他还不累,但他该睡了,不然他就要找到手机,或是想起门的开法。就在这一刻,他意识到,Danny跑了进来。

不。

然。

呢。

他几乎是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门打开关上的声音其实非常大,但Rusty当下的状态压根听不出门发生了什么)。他衣着整洁干净,真奇怪,如果Danny在这里想必是Tess把他赶出了房门,可她一般来说可没有耐心等他把衣服穿好。七年前有一次他跑来找Rusty时,身上只有一件内裤一双袜子,脸上惊恐万分。Danny从来没有穿着内衣出现在人前(即便是和前妻打一炮之后也不曾),像这样字面意义上赤裸裸地站在人前想必对他来说是灭顶之灾。当时他的短裤上印有小爱心。Rusty看到后一阵狂笑。

“Russ?”Danny轻声问。Rusty咯咯笑了起来,Danny只在忧心忡忡时才会这样喊。这通常意味着他需要帮助。Rusty喜欢帮Danny的忙。虽然他永远不会告诉Danny,但他确实喜欢。

Danny出现在他面前,蹲下身,脸上惊慌失措,这表情太棒了。手足无措的Danny可不常见。想起这个人也会失去冷静,感觉真不错啊。

Rusty止住大笑,他想起自己好像因为什么原因正在生Danny的气,于是无力地尝试着挥拳去打(即便是这种状态下他也直到这种尝试是无用功)。Danny慢慢低下头,没有断开两人接触的眼神(混蛋),伸手扣住了Rusty的脸。他这么做是想转动Rusty的脑袋,检查他有没有受伤,但感觉真好,Rusty脸贴上他的手,又开心了起来。

“天啊,Russ,”Danny没有抽手,把手放在该放的地方没动。他拇指划过Rusty眼下的肌肤,笑了起来,“我有十七年没见你醉成这样了。”

“你也没怎么见我。”Rusty含混道。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开口说话。但Danny的表情表示他确实说了。

“是因为Isabel?”忽然他身体一轻,世界颠簸起来。身下的地板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可靠的手臂和胸膛,和周边怦怦作响的杂音。他藏进Danny胸口,手臂环着他的脖子,因为他醉了,不必撒谎说他讨厌Danny触碰他的感觉。

“不是。”

“你确定?”

太确定了。“嗯。”他喜欢Isabel。他确实喜欢。但他更喜欢Danny。他从来都更喜欢Danny。

世界停止前进,开始颠簸。Danny在大笑。笑声的震动超从他的胸腔传导到Rusty的耳朵再到他的全身,他想转头,头却向后仰去,因为松弛的肌肉和骨肉没法支撑他的重量,Rusty可以看到Danny看着自己,就像看着打开的保险柜,解开的密码。他感觉自己无遮无蔽,伸手锤了Danny肩膀一拳。

"笑什么?"Danny继续进行往卧室的行程。

"她说对了。"他的回答更像是对自己,而不是对Rusty,“她说的一直都是对的。你为什么以前不说呢,傻子。”Rusty想揍他,但他的手臂一空,Danny把他扔到床上。“ 我们——”Danny模糊失真的手指指指自己,然后指向Rusty,然后又指向自己,“明早好好谈谈这件事。我在沙发上等你。我想把这集奥普拉看完。”说完他就不见了。但Danny看起来状态特别稳定,所以一切都好。

只要保证Danny正常,剩下的问题会自己解决。

评论(3)
热度(18)
2018-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