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无授权翻译博客
博客内译文如果有错误,请不吝指正

© 无名

Powered by LOFTER

[十一罗汉][Danny/Rusty]The Deal

*无授权翻译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38764

The Deal
rusalka (marinarusalka)

简介:
费尽心思摘取后果实更甜美。

厨房台面上的便条上写着:“可以了。我知道你尽力了。”衣柜里不见了Tess的衣物,洗手台上不见了她的化妆品,墙上不见了上次装修时她挑的画作。Danny走到车库,发现她的车也不见了。他在车道上站了很久,凝视着——他也不知道自己盯着什么。最终,天色渐晚,他回到屋内,给自己倒了一杯欧本。(所有的酒还原封不动地放在橱柜里,不过酒架上不见了Tess的法国红酒。)

或许特里贝克那一票,他应该做得更低调一点。或是费城那一票。或是……或许,低调一点就好了。
Danny再次拿起那张便条。他还记得五年前他第一次离开监狱时,他手中拿着离婚协议站在门前,胸阵沉甸甸的钝痛,仿佛一只巨手攥紧了他的胸口。现在,他盯着便条,敞开胸怀等待同样的感情降临,但没有。只有疲倦,和喉头苏格兰威士忌温暖、烧灼般的辛辣。

他打点行装,反锁房门,然后住进了二十分钟路程外的酒店。酒店很糟:乏味,昂贵,米黄色泛滥,休息室里摆着巨大的假花。客房服务菜单只有短短一页,旅客须知里却花了十页用华丽的散文描述酒店会议室。Rusty肯定会对这地方深恶痛绝。
想到Rusty,让Danny生出一阵饥饿和躁动。距他们上一次说话已经过了几个月,距上次见面则更久。
去年,Danny好几次想计划去加州旅行,但Tess不怎么热衷,旅游计划总是不知怎的变成了别的安排。但现在Danny可以自由自在地安排计划。他叫了客房服务,拨通Rusty电话的同时,在米黄色的地毯上来回踱步。

“嘿,Danny,怎么了?”Rusty的声音,总像接通这一秒正等着Danny打来电话似的,不论当时的时间时白天还是黑夜,不论上一通电话和这一通之间隔了多久。

“Tess离开了。”Danny说。

一阵漫长的停顿,只有轻微的咔吱声打破沉默,也许是静电干扰,也许是Rusty在吃玉米片。

“喂?”Danny说,“你在听吗?”

“我在听。”Rusty说,“那么,你这次打算打劫多少家赌场赢回她的芳心?”

“实际上,”Danny犹豫了,“我想,这手牌我不跟。”

又一阵停顿。这次没有咔吱声。“你的虚张声势她看破太多次,是吧?”

“差不多吧。”Danny开始觉得有点不自在。Rusty听到这消息表现出的,与其说是恰当的同情,反而有些揶揄。Danny很确定,前年Isabel回欧洲时自己肯定表现出了恰当的同情。“你在忙什么?还在填那个你所谓酒店的无底洞吗?”

“暂时没有。我在工作呢。”

Danny手指敲着床头柜:“单人工作?”

“Basher也在。”

“在?”

“西雅图。”

“西雅图?”

“华盛顿。”

“我知道西雅图在哪,谢谢。”Danny翻了个白眼,“在西雅图做什么?”

“有个电脑宅,他有一套邮票。”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别小看这个。电脑宅身价五亿,邮票身价九十万。”

“价谁定的?”

“那个雇我偷邮票的人。”

果然。Rusty从不对特定藏品下手,除非他背后早有买家。

“需要加人手吗?”

“不必,我们俩就够了。”

“你们俩——”

“得挂了。要和线人见面。”

Rusty挂断了电话。Danny呆站着,盯着手里的手机,千方百计想消化刚才Rusty说自己不需要Danny加入工作这一事实。

客房服务送来晚餐时,他仍站在原地。

*全文走链接*
http://simp.ly/publish/jP0Dqw

评论(11)
热度(21)
2018-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