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无授权翻译博客
博客内译文如果有错误,请不吝指正

© 无名

Powered by LOFTER

[十一罗汉][Danny/Rusty]Making The Grab

*无授权翻译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0760


Making The Grab

victoria_p


简介:与他人分享食物这种亲昵行为,不该轻易沉溺其中——MFK Fisher


对于Rusty,Linus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他一直在吃东西。你可能以为是他的外表,因为Rusty的金发碧眼和轮廓分明的脸让他像个好莱坞大明星。但只有眼睛瞎了才注意不到他的外表,所以Linus觉得外表不能算。

他不知道Rusty是怎样在大嚼垃圾食品的同时还能保持身材和外形的——玉米片,薄荷糖,还有街角烟酒店冰柜里的杯装雪糕——但是他发觉自己偶尔会回忆起这幅景象:修长的手指不慌不忙,漫不经心地擦过雕刻般的嘴唇 。起先,Linus以为这是小偷能做出的最糟糕的事情——让自己手指如此引人注目——但随后他便意识到,自己注视的并非Rusty的手,而Rusty也清楚这一点。后者在他最终察觉时,向他露齿而笑,Linus便再一次觉得自己蠢透了,手足无措,坐立不安。

*

Linus一早上都在帮忙搭建模拟金库,同时细心地观察着其他人。因为学东西就靠看,Linus急切地想要学到真本事,竭尽所能想要尽快摆脱新手身份。他们都听Danny的话,Danny似乎听Saul的话,但不是真的听。Saul知道他在蒙自己,但放任这种情况不管,也可能他确实相信Danny的话。Linus不确定,但他觉得不去问更明智。

大家有时会无所事事,只能坐着等,因为这份职业的很大一部分就是等。爸爸和妈妈都曾这么对他说过讲过,现在他亲身体会到了。Danny尤其擅长等待,手插在口袋里,或是在平面图上描摹,眼神飘向远方,看着剩下的人里无人能——就连Rusty也不能——看到的事物。Linus想,他学习等待、渐渐长于等待的地方,是监狱——毕竟,在那里无事可做——因为Danny时刻学习,时刻观察和思考。你能从他脸上看出来,即便当时他表情空白。

*

其他人闲聊打趣,八卦彼此,八卦Benedict,八卦酒店的顾客。Turk Malloy尤其喜欢和各种人性取向有关的淫秽逸事——据他说,Ben Affleck搞上了Matt Damon,每个好莱坞明星都是同性恋,都和合作演员上床。他说,Rusty以前和Topher Grace混在一起,但Linus不信他的话。他觉得,Rusty的档次比七十年代秀出道的傻小子高多了。Linus开始在每次Turk坐下低声快速地侃侃而谈偷听到的闲话时假装没听到。

某些时候,Rusty会出门买麦当劳,因为酒店的薯条送来时总是又软又冷。Danny偶尔会偷吃Rusty的薯条,动作一点也不遮遮掩掩,而Rusty明目张胆地做出没有注意到的样子。

他们彼此了解的样子带来了某种安心感,Linus心想,简直就像看着他的父母一般。

*

“麻烦不要动我的食物好吗。”Rusty亲切地对Basher说,后者正伸手要从他碟子里拿薯条。Rusty脸上挂出笑容,嘴角虚伪地翘起,笑意没有到达眼底,Basher的脸皱成难以置信的鬼脸;他骂骂咧咧地走开了。

Turk在Linus旁边的沙发上一屁股坐下,兴奋地嘎嘎笑起来。“你看到没?”他对Linus说,耳语声大得不像耳语,“被骂走了,他们以前可是睡过啊。不过是在Danny不在的时候。”

Linus站起身,走到一边去,虽然他确定Turk现在想必觉得他恐同什么的,但他不恐同。他不太在乎Rusty做了什么,也不在乎他和谁做,但在干活时这么做不专业,而Turk对此品头论足更是双倍的不专业。

他很乐意打赌Danny会同意他的看法。

Linus冲回套房拿钱包,他把钱包落下了。也也可能是Danny摸走了。哪个都有可能,而现在,不管哪个可能都让他气得死了。他悄悄走进房间,一眼看到茶几上的钱包。

就摆Danny和Rusty旁边,他们在沙发上像十几岁少年一样滚做一团。

Linus的理智还够他偷溜回走廊没让门发出响声,但他敢用钱包里所有的东西打赌,他们知道他看到了。

而等到Rusty带着坏笑把钱包还给他时,Linus才意识到,是他们故意让他看到的。

*

Linus不知道Tess摆在等式的哪一头,但Rusty发现她的出现时,事态顿时紧张。Linus觉得跟踪Danny不太妥当——Danny是带他入伙的人,给他机会的人,这么做像背叛——但等Danny把他抛在车子里和双胞胎独处,Linus发现自己的忠诚也有极限。

Livingston告诉大家Danny被特别关照时,他主动开口,虽然他心脏狂跳,满手是汗,但他们问他意见时,他说,他能代替Danny。他能炸开金库。

最后他发现他们在骗他,他觉得既惊讶又恼火。

等最后一切尘埃落定,Danny回到l了Tess身边,Rusty买了一家酒店,他的薯条安全逃离了Danny鬼鬼祟祟的手指,至少是安全了一段时间。

*

在阿姆斯特丹他们又干了一票,而他们在罗马让他负责行动时(在Basher的监督下,不过,动手的还是他,打电话给Tess的也是他。),他知道他们终于正眼看他,虽然Matsui的“翻译事故”还是把他摆了一道。

一个月后,在蒙特卡罗一家赌场的后台,他们再次碰头,Tess也在,不像之前那么苍白紧绷,但一如既往地警觉。Linus不禁好奇,Danny是真的没看出呢,还是不愿看出。

Rusty和Isabel一起出现,所有人都大笑起来,和前警探一道庆贺,让夜晚多了一丝无可替代的危险气息。有美食,酒精,和扑克。Linus觉得自己可能喝太多了,因为他感觉身体分分钟要和椅子融为一体,其他人压根不会注意到。他手肘支着桌面,手掌托着脑袋,拨弄面前小小一堆薯片。

“不跟。”轮到他时,他说——一对六赢不了,而心照不宣的规则是,只有你单独干活时才能作弊,反正大家的心也渐渐不在打牌上。

他从杯子里打转的冰块上抬起头——该续杯了——刚好看见Isabel手朝Rusty的盘子伸去,Rusty看似漠不关心,但悄悄把碟子推开,明显不愿和人分享。他和Danny交换了一个眼神,几分钟后,Danny吃上了Rusty薯条,甚至懒得掩饰一下。

Linus想知道什么时候Isabel才会注意,也想知道Rusty是否会在乎。


评论(3)
热度(27)
2018-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