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无授权翻译博客
博客内译文如果有错误,请不吝指正

© 无名

Powered by LOFTER

[十一罗汉][Danny/Rusty]The Other Woman

*无授权翻译

*原作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0761

The Other Woman

victoria_p

 

简介:“一般来说,” Rusty说着,把毛巾裹在装满冰块的塑料袋上,“对方一拳打过来的时候,最好低下头。”

“一般来说,” Rusty说着,把毛巾裹在刚装好冰块的塑料袋外面,“对方一拳打过来的时候,最好低下头。”他吹破了嘴里嚼的泡泡糖——闻香味,是水果味的,天哪,这声音让Danny回过神来;他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人生产泡泡糖,也不知道Rusty还在吃这东西。(“嚼五分钟就没味道了。”Danny每次都抱怨,但每次,Rusty都这么回答:“可那五分钟滋味很好。”Danny只好同意。)——“牢里的人没教过你吗。”

Danny倒抽一口凉气,闭上眼睛,Rusty把他的头向后推,手指灵巧地扣住他的脸颊,另一只手将冰袋敷到Danny淤青的眼圈上。一阵刺痛。

“我生来是为了爱人,不是为了揍人。”Danny说,Rusty抓住他的手腕,让他自己扶着眼睛上的冰袋。Rusty手一移开,Danny便开始留恋他手上的温度。

“没错,我觉得这就是你惹上麻烦的首要原因。”

Danny睁开完好的那只眼睛,看见Rusty靠在水槽上,双臂抱在赤裸的胸前。就连廉价厨房灯的昏黄光线也和他很相称;他看起来就像金色的神祇。

“你没必要这么幸灾乐祸吧。”

“我可不是每天都能见到别人压你一头的。”

Danny哼了一声,“你可享受了,是不是?”

Rusty若有所思地仰起头,大拇指摩擦着自己的脸颊,他从来没改掉这个坏习惯;或者他只是想让Danny这么以为。或者他只是喜欢将Danny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嘴唇上。他的嘴唇缓缓翘起,微微露出笑意,动作像蜂蜜一样缓慢。这幅景象差不多把Danny的注意力完全吸引过去,他差点忘记了眼睛上的疼痛,还有现在的情况到底意味着什么。

“可能吧。”

“要是你听我的,把门锁上——”

Rusty扬起眉毛。“哦,明明你才是那个把我按在墙上,舌头伸进我嘴里的人吧,还怪我?”

“你当时也没反对啊。”

“当时我话都说不清楚。”

“你的舌头可灵活得很。”

Rusty投来的眼神里,两分是笑意,一分是怒意,Danny知道自己是活该。好吧,某种程度上是。他又合上眼,头倚着椅背,已经想出了到底要怎样扭转局势,要怎样说清楚他其实早在现实帮他做出决定之前,就已经下了决心。

“我看看。”他向前倾身,想看得更仔细,“亲一下会好很多的。”他的嘴唇轻轻擦过淤青的地方,呼吸充满泡泡糖的甜味。Danny一动不动。亲一亲不会痛;事实上感觉也确实变好了,但他什么也没说。

Rusty一直在说话,但Danny没有理他。他说话的方式,就好像在哄一个吓坏了的小孩子,或是安抚一匹受惊的马似的,哄人的废话——反正语调比内容更重要。起作用了。尽管Danny知道Rusty到底想做什么,他还是渐渐放松下来。他把自己的身体交给Rusty温暖、熟练的双手,僵硬的脖子和肩膀慢慢松弛。“嗯,你的黑眼圈够重的。”

Danny闻言睁开眼睛,朝Rusty翻了个白眼。
“谁想得到Tess右勾拳那么狠呢?”Rusty说,手指抵住他的嘴唇,不让他回话。“这是反问句。”他把冰袋放回Danny手中,敷回Danny的眼睛上。Danny听见他在架子上找东西发出的沙沙声。Rusty不怎么在手边放着正经食物,但他到处塞的垃圾食品搞不好足以撑过原子战争后的末世。“噢,奶油汽水。”

“奶油汽水。”

Rusty冲他露出百万伏特的微笑。“没错,布朗医生牌的奶油汽水。”

又一种让他怀念起年轻时代的味道,滋滋作响,接吻时Rusty的舌头上都是汽水的甜味。

“不如倒杯苏格兰威士忌,把冰袋里的冰加进去。”

“好啊。”Rusty把一罐汽水放在桌上,身子探进冰箱上方的橱柜,伸出头来时,手中拿着一瓶芝华士和一个杯子,放在汽水边上。他倒了两指高威士忌,把泡泡糖吐进餐巾纸里,抿了一口,才把杯子递给Danny。Danny心满意足地啜饮着威士忌,享受着醇厚的酒液在胸膛里散开。

他们在惬意的沉默里坐了一会,Rusty开了口:“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Danny耸了耸肩。感觉很好,所以他又活动了一下肩膀,先是左肩,然后是右肩,感受着关节的活动。可能他们现在年纪已经太大了,不适合继续下去了。

“我们还没有老到那个程度。”Rusty说,“所以提都别提。”他停顿一会,继续说,“好吧,可能是你老了。打算金盘洗手,安顿下来什么的。”他不快地皱起鼻子。

Danny把杯子放在桌上。敲出愉快的闷响。“我还没老。”他说,“我也没觉得自己能够金盘洗手。这不仅仅我在做的事——还代表我这个人。”

Rusty点了点头。“对,但你老婆,她可不这么想。”

“老婆位置她不会坐太久了。”Danny把冰袋放下,把玩手上的婚戒。他把戒指褪下指节,平放在桌上,靠在玻璃杯的旁边。昏暗的灯光下,婚戒光芒暗淡,像魔戒三部曲里的那枚魔戒,只不过他不再受此束缚——假如他曾受它束缚的话。他可以感觉到Rusty的凝视沉甸甸地压在他身上,尽管Rusty还在假装兴致盎然地喝奶油汽水。“今晚我来这里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到底在做什么。”

Rusty的手顿了极短的一下,如果Danny不是一直在观察他,如果他不是像现在这样这么了解Rusty,他是绝对不会注意到的。

“沙发打开可以当床睡。”Rusty只说了这么一句。

Danny向后靠去,手指轻轻敲着桌面。“你要让我睡在沙发上?”

“你可以跟我讨价还价。”Rusty又朝他缓缓露出笑容

Danny报以微笑:“Tess就会让我睡在沙发上。”

“所以如果我让你睡床上,就会让我显得更大度喽。”

“我觉得,这会让你显得像别的女人。”

“不对。”Rusty说,突然严肃起来。他对上Danny的凝视,眼神热切,充满掠夺意味,“一直以来,Tess才是别的女人。是我先在你身边的。”

欲望沿Danny的脊椎颤栗着传导而下。他向前探出身体,将亲吻落在Rusty的嘴上,很温暖,有着香草味。

“对,”他说,“你先来的。”

 

 

评论(4)
热度(13)
2016-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