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无授权翻译博客
博客内译文如果有错误,请不吝指正

© 无名

Powered by LOFTER

[十一罗汉][Danny/Rusty]Accusing You of Stealing What

*无授权翻译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808464

Accusing You of Stealing What I Gave Away for Free

Laura

简介:Danny总是花言巧语。当语言失效,他便偷窃。

 

偷手镯是Danny的主意。

“你喜欢那姑娘,”他说。那时是夏天,新泽西的太阳已然烈得要烤化人行道。即便穿着宽松T恤和短裤,Rusty也热得不行。
“女生都喜欢珠宝。这是常识。”

Rusty确实喜欢她——Olivia Parsons,他化学课上的前座,偶尔露出的浅褐色的光滑皮肤让他有点魂不守舍。而且她性格友好又风趣,纸团扔得比Rusty认识的任何人都好。如果她不属于那些酷女孩中的一员,原因不过她是不想罢了。她酷的方式不同,比那些女生更好——像是,Rusty想,Danny酷的方式。他们俩不论别人的看法如何,都很酷。

所以,没错,Rusty喜欢她。他想在她生日的时候送点好东西,但是——
“破坏规矩是个坏主意。”

Danny翻了个白眼,好像他不像Rusty一样那么害怕Saul似的。“你知道他们都怎么说的。有时候你想抓住机会,就得破坏规矩。”

Rusty认识的人里没人这么说过,但听起来很顺耳——很有道理,Danny特别擅长说服人。Rusty咬了一口自己的热狗,若有所思地慢慢在嘴里咀嚼。

“如果我们去偷手镯,被抓住的可能性就会变大。”他说,“所以我们应该先偷钱,再去买手镯。”

Danny闻言脸色亮了,他笑起来,眼里满是笑意,露出了八颗牙齿。“这里拿一点,那里拿一点。没人会发现的。”他一手揽住Rusty的肩膀,Rusty没把他甩开,尽管现在天气这么热。

“其他的规定我们要遵守。”他说,Danny点了点头。Rusty知道挣扎糊口的苦处,他不想让其他人的生活变得更艰难。Saul不必告诫他,他们也不会把那些会心痛失窃的东西的人当做下手目标。

“我们有五个小时。”Danny说,还挂在他身上,“我们在这点时间里也做不来那种事,说到底还是要和Saul坦白的。”

这样很好,很合理,也不容易失败,只不过扒窃其实并不像电影里拍的那么轻松——特别是你想要的不是银行卡而是现金,特别是他们还只是两个技术不熟练的小鬼,即便他们俩没人会承认自己还嫩。

到当天晚上,他们还缺40元。Rusty放弃了:他可能,甚至松了口气。在这炎热又让人丧气五小时里,他已经意识到,一个十三岁的孩子送出这样的礼物会招来一些他不愿回答的疑虑。而且一个像Olivia一样的女生,可能也不会被昂贵的珠宝打动。只不过这些话他一句也没对Danny说,所以Danny帮他把手镯偷来了——就在那天晚上,Rusty安安全全地呆在床上的时候,他因为气温太高而没睡着。他发火的最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这一点。Danny自己行动的时候老是会被抓住——可能不能说老是,但是可能性更大。

但即便如此,Rusty也明白了。

这一点,公平公正地说,并不是Saul发火的全部原因。Saul筹了钱;贿赂或者要挟或者干脆对抓住Danny的警察甜言蜜语了一番,让他放了Danny;不止一次地威胁他们俩要把他们扔进河里。

“我是订过一条规矩的。”他说,好像他的规矩没个二三十条似的。但是他们慢吞吞地拖着脚步,没有问到底是什么规矩。Danny说:“都是我的错。”恰好Rusty也开口:“我让他这么做的。”

Saul,有那么一秒,他眼神不再严厉,恍惚了一下。“这不是小孩子能过的生活。”他说,严厉的眼神到底是回来了,但是那其中有了别的东西——似乎底下潜藏着笑意,有点希望。“我带你们入行的时候就和你们爸妈说过。你们长大后,我希望你们有自己脱身的能力。想走就能走,明白吗?如果技术不到家却被人抓到你们到处偷东西的话,你们是没办法培养这种能力的。所以我才不希望你们这么做。这道理没那么难懂。”

确实不难懂。但Rusty不觉得他想要走Saul帮他安排的路——他想要充满可能的未来,比其他所有人都要聪明,都要狡猾。但是Danny点了头,所以他也点了点头。还有条规矩是不要对你有必要信任的人撒谎,但是以前在撒谎,现在也在撒谎。这事谁都知道。

Saul叹了口气,也许他也明白。“即便你真的被人抓住了,能别是因为偷锆石吗?这对我来说不过是羞辱而已。”

Rusty没去派对;他不再打算讨好Olivia;他和Danny到圣诞节为止也不会互相见面。这是为了他们好,Saul说,他们要学会和别人相处。Rusty没怎么学会,反正他本来不怎么喜欢别人。即便是在当时,向别人解释也要花比原本更多的心力,没人像Danny一样理解他的想法。

几年后,Danny随一条手链给他寄回一张便条——和当年的那条手链非常相似,足以让Rusty明白其后的意义。Rusty当时住在曼哈顿的一间公寓里,伤口已经拆了线,但还疼。这不是我捅的最大一个篓子,便条上写着,但大概是第一个。 

那条手链是Saul会赞赏的类型——钻石搭配着绿宝石,优雅又古典,经过时间流逝,仍然充满魅力,熠熠生辉。Rusty可以卖了它大赚一笔,只要他想。

他把手链放进了保险箱,等待着。

***

第二张便条是随着一个法官用的小木槌寄来的。木槌是从最高法院里偷来的。不知道这能卖多少钱,但是拿着蛮酷的,对吧?

Rusty看着纸条大笑出声,他喝着咖啡,雪花在窗外落下。之后,他给Danny发了短信,因为他从来没有生气到那个程度。你不用为这件事情难受。

他以前就说过。那是一个周四的晚上,他喝龙舌兰喝醉了。“法学院。”他说,“我要去那里念书,Rusty。”

Rusty吻了他一下,尽管亲吻对方这件事对他们来说还很生疏,但Rusty已经发觉,这是Danny在说蠢话是最好的回应方式。

“你觉得我学不好吗?”Danny显然也发觉了同样的事情,“我觉得我会学得很好。”

“你当然能。”Rusty说,“为了谋生胡说八道,还能说服别人你的话是真的。这点上你根本是与生俱来的天才。我只是觉得,直接去偷比较坦率。”

Danny把Rusty推进粗糙的沙发里,一屁股坐在他身上,头发一团乱,摇摇晃晃的。但Danny碰到他的感觉真好。Danny继续说着。“你在担心,因为我道德败坏。你还真是个正人君子啊。”

“你离开人世的时候,只有你堕落的灵魂会陪伴你。”Rusty说,“学校里教过的。”他脚踝勾住Danny的双腿,Danny把手伸进他的牛仔裤里。“你会学得很好的。只不过你会非常痛恨它。”

“对现在在做的事情,我也是这种感觉。”Danny说,Rusty贴着他的皮肤笑了起来,他喜欢笑声在两人身体间隆隆震动的感觉。“你喜欢得要死。”他说。然后Danny说道,“我喜欢的不是这件事,而是你。”声音真诚,好像他真的意味着什么。

三个月后,他进了普林斯顿,学习政治、天体物理和欧洲史,还有谁他妈知道是什么的东西。Rusty不怪他。Danny才华过人,不仅充满大胆的想法,还有能支撑它们的魅力和才智。但他独处的时候一定有过种种想法——至少Rusty觉得他一定有过。他本不用过这种生活——假如当时他的父母并非无暇照顾他的话,那时只有Saul能照顾他,而Saul在他们还在学习怎么阅读书本的时候,就教会了他们怎么阅读牌局。

Rusty去了纽约,托Saul的某个关系,去学了制图和建筑规划,又托另一个关系去学了安保和警报系统。差不多花了一年,Danny才突然出现在Rusty的门前,穿着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西服,其他别的什么也没有。

“Saul叫我来这里受教。”他说,“他说我得赶上进度。”

“没什么新鲜的。”Rusty让到门边,让他进来。Danny环视着狭小的房间,实际上是一间大屋子被分成了四间,然后笑了,“明年我们就能住进好点的地方了。”

Rusty吻了他,因为他正准备要搬进更好的地方:他已经备好了一个单间公寓,比这里大三倍,贵四倍。但他们能做的更好,他们也的确做到了,那年如此,那之后的年年如是。

即便Tess出现之后,这个趋势也没有改变。就好像Danny要证明婚姻并没有改变他似的。尽管他确实变了。如果说你要努力去证明什么才能赢的话,你就已经输了。这也解释了Danny为什么会被关进监狱。这次失败的礼物,是在他入狱第一天的四天后寄来的。那个狗屁面具的小型复制品。没有便条。对于这件事其实没有什么可说的。

还有那个他妈的月面陨石标本,上面有清楚的标识,嵌在大理石球里面,的意思是:为了未来的可能。好的那种。

因为Benedict那件事之后,在他2.0版婚姻期间,他说他们应该放弃。因为他们已经达到这么高的成就,挣了那么多钱。这逻辑太有说服力了,Rusty差点没法相信这话有多蠢。好像他们以前做哪件事是为了名和利似的。

他让Danny走开,不知道自己发火是因为他的话,还是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对方一定会回来。他遇见了Isabel,他们相处得很好。可能是因为他们俩没人相信这段关系是永远的。

没有什么是永远的。Rusty深信这一点。只有——好吧。他又给Rusty发短信了。这话可能说起来有点自以为是,不过……好,我他妈接受你的道歉了。

那场枪战并不能算是枪战,Danny说。“这件事情从来不在我们的计划里面。从来不在。”显而易见不是计划的一部分,说这话简直多余。在他昏昏沉沉之前,Rusty就明白:Danny说这话,仍然不是为了他。

“如果你又要退出,你可要想好了。我还没完全从大难不死里面缓过来,所以我不会再等了。”

“这不是——”Danny说,Rusty朝他摆了摆手。痛苦可能让他的动作有些不稳,但是他是活该。Rusty确信无疑自己是活该。

“这次你得做出选择。”他说,“我不是开玩笑。”

一周后,他寄回了手链。又一周后,Danny站在他面前,手插进西装口袋里,完全毁掉了西服的线条。

“好好解释,我可能会接受。”Rusty说,让到门边让他进来,“要诚心诚意,详细地说说你之前到底是怎么做错的。或者也可以单纯夸我。我喜欢听。”

Danny笑了,尽管他紧绷的肩膀还没完全放松下来。“我说谎是为了谋生。我想要证明这一点。”然后他吐出一口气,从口袋里抽出手。“还有,我把这个偷来了。”

他张开右手,一颗子弹躺在他的掌心里,看起来渺小又无害。

“这是?”Danny点了点头。

“如果你想,你可以留着。那天晚上出事的时候我就拿走了子弹。一直带在身上。”他耸了耸肩,Danny从来没有这么有不自然过。“我不想脱离这种生活,我想要是你脱离这种生活。你吓坏我了。我哪里都不去了。我受够了。不过我知道,我以前也这么说过。”

Rusty拿走了子弹,握在自己的手中。干脆利落的一枪,擦过他身边,没有造成任何永久性的损伤。计划失败了,因为他们和早知道不值得相信的人共事。

Rusty朝Danny走去,把他堵在门上。“这是我想要的生活。”他说,“一直如此。”只有他记得那么多年以前,Danny漫不经心地脱口说出自己爱他,Rusty一直在想,自己会不会也如此回答。他会用行动表明感情,因为他知道应该怎么做,但是言语是Danny的专长,尽管Danny已经向他证明这个想法是错的。“但是我爱的不是这种生活。”他说道,言语中没有任何的漫不经心。很可能也没有任何出人意料的地方。因为Danny了解他,就像Rusty了解他一般。

“而是你。”

Danny笑了,最终他放松地,开怀地笑了。“胡说八道。你爱死这种生活了。”

这话说得没错,但是之前的话,也没错。“进来,然后闭嘴。”Rusty说,Danny进来了。但是这不是说Rusty身边会发生什么奇迹:Danny一直在说话,即便Rusty吻了他,把他拉进房门,把他留在身边。

 

评论(1)
热度(6)
2016-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