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无授权翻译博客
博客内译文如果有错误,请不吝指正

© 无名

Powered by LOFTER

[十一罗汉][Danny/Rusty]Roman Holiday

*无授权翻译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35


Roman Holiday

shrift


简介:Rusty Ryan有个鲜为人知的习惯。


把Susan B. Anthony送走后,Rusty在麦卡伦机场给Isabel打了个电话。电话被转到语音信箱,他留了条信息。他坐进头等舱的座位,开始了漫长又无聊的彻夜行程。航程的第二回合,他就看完了在哈德逊的书报亭买的所有垃圾小说,所以他闭上眼睛,试图不要想得太多。

"宝贝,我回来了。"他说着,打开了他们俩的公寓门。划掉。他的公寓门

公寓里,Isabel的东西几乎都搬空了,包括长沙发,大部分的挂画,半数的书架,书,DVD,还有一个Rusty好不容易喜欢上的难看的蒂凡尼台灯。Rusty瞟了一眼厨房。一块煎饼躺在桌子上,牛排刀切过中间,煎饼上生了霉,鼓胀起来。

Rusty得承认,他八成是活该。

他把包扔在玄关,朝最近的酒吧走去。现在是下午三点,Rusty需要来杯啤酒。

他一杯又一杯地喝了三品脱,然后给Danny打了电话。

"这就想我了?"Danny说。

"Isabel把我甩了。"Rusty说。

Danny沉默了一会儿。"我一小时后到。"

"什么?"Rusty说,不管是Danny现在人在意大利,还是罗马刚发明了瞬移技术,这两件事都是天方夜谭。

"一小时。"Danny重复道。

Rusty又喝了三品脱,然后Danny就坐到了他旁边的位子上。

"醉了?"Danny问。

"一点点而已。你把东西带来了?"

Danny拍拍他的行李箱。"走吧,罗密欧。"

Rusty有个鲜为人知的习惯,只有三个人知道:Rusty的母亲,Danny ocean,以及Caldwell太太,后者知情的主要是因为她做的香蕉坚果面包太好吃了,Rusty宁愿为面包出卖尊严。

那个习惯是,Rusty有个分手仪式,包括和别人腻在一块看经典爱情电影。即便只是Rusty威士忌喝了太久喝了太多这件事,也是比Oprah脱口秀更有力的把柄。

Rusty打开门时,Danny吹了一声口哨。

"她甩了你,行。我们先看《一夜风流》,从这部看起。"

Rusty坐在沙发上,看着Danny把DVD从行李箱里拿出来。他还拥有音响电视,双人沙发,苏格兰威士忌,还有两个高脚杯,Rusty觉得他们还能捱过几天。Danny把遥控器扔给他,Rusty打开电视,Danny坐在他旁边的时候,他把头靠在了对方肩上。

Rusty这样靠了大概20分钟,然后说道:"有意思,我可没在我乘的航班上看到你。"

"我为了早点,先飞到那不勒斯,然后乘火车来的。"

"没错,但为什么?"

"我有点空。"

"这不算回答。"

"Tess和我……"Danny清了清喉咙。

"你和Tess。"Danny动了动,Rusty大腿顶了他一把。

Danny用脸推了推Rusty的脑袋。"让我起来。我要用洗手间。"

"你为什么要试着和我撒谎?"Rusty说。

"好吧。"Danny说,他不再试着站起来,靠到了Rusty身上,手揽住Rusty的肩膀,"我当初没带Tess和我们一块去帮Reuben的忙,是因为那时我们俩在办离婚手续。"

"离婚?又离婚?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

"肯定有什么。"

"我们还爱着对方,"Danny说,"我们只是不适合和彼此结婚而已。"

过了一会,Rusty开了口,"威士忌?"

"谢谢。"

Rusty在两人的杯子里倒了四指高的威士忌。倒了好几次。他们看了《金玉盟》,然后是《街角的商店》。在《卡萨布兰卡》放了一小时的时候,Rusty在Danny肩上睡着了。

三天后,他们看完了《爱情故事》,Rusty扔给Danny一盒餐巾纸,说:"我们出门吧。我饿了。"

Danny抽了抽鼻子,"先洗澡。你闻起来一股汗味,泥味,还有痛苦的味道。"

Rusty洗漱干净,穿上一件闪亮的衬衫。他把Danny带到两个街区外的一家小酒馆,那里的意式奶酪饺子是Rusty吃过最好吃的。

"我最近一直在考虑金盆洗手的事。"Danny说,他穿着一件皱巴巴的白衬衫,却还是一股百万富翁的气质。

"感觉自己老了?"

Danny擦了把脸:"没错。"

Rusty嘴里塞满了饺子,给他倒了一杯餐厅精选的红酒。"在我还没觉得自己老之前,我们都不能金盆洗手。"

Danny露出微笑,伸手用拇指把Rusty嘴边的酱料擦去。"到四十岁了再来和我说话,臭小子。"

第二天,Rusty去把手臂上的新刺青刺完。Danny全程都一脸苦相。

"你没和我说过会出血。"Danny说。

"针扎进皮肤里,"Rusty说,"当然会出血了。"

Danny来后大概一个星期,Rusty把他按在料理台上,吻了他,他捧着Danny的脸,用舌头懒洋洋地说了句早安。

"鸡蛋要烧焦了。"Danny含糊地说。

Rusty关掉火,又吻了他一下。鸡蛋的边缘变得焦脆,刚好是Rusty喜欢的口感 。

他打开《蒂凡尼早餐》,和Danny亲昵起来。或者说他试图去亲昵,无所谓。

"双人沙发的双人不恰当。"Danny说,他的头发一团乱,"硌得我背疼。"

Rusty的嘴唇一阵刺痛。"你得刮胡子了。"

"你得买大沙发了。"Danny说。

"我们得买大沙发了。"

Danny僵住了。"如果你还记得,我们——"

"——十五年前试过一次,结果很失败。没错。"

"那为什么——"

"——是现在?"Rusty问,"当时我们只一块住了六个月。"

"哈,"Danny说,皱起来眉,"你说得对。确实如此。"

"搬来和我住吧。"Rusty说。

"这次不准在水槽里堆盘子。"Danny说,然后修正道,"不准太过分。"

"我答应,只要你不搞砸洗手间。"

Danny吻了他一下,说道:"噢,行,我们得买大沙发了。"

"我有张床呢。"Rusty向他建议。


评论(1)
热度(12)
2016-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