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无授权翻译博客
博客内译文如果有错误,请不吝指正

© 无名

Powered by LOFTER

[十一罗汉][Danny/Rusty]Chameleon

*无授权翻译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5012822/1/Chameleon


Chameleon

otherhawk


简介:生活就是一场骗局。现实变化莫测。没有什么和眼睛所见的相同。Danny和Rusty从开始都结束的故事。


当Danny完全理解了Rusty时,即便他想行动,采取任何行动都已经太迟了。他们纠缠得太紧,灵魂缠绕着另一个灵魂,他再也不能奢望学会怎样独自呼吸。

他可以对自己说,他从来没有好奇过独自一人的感觉。

他可以这么说。

但是那是假话。


*


他们的相遇,是在某一天的深夜,在死亡、危险与黑暗之间。那是他们还是孩子,或者说差不多是吧,眼神里还残留着过去的幻梦。

有一间有着便利地窖的酒吧,酒吧有一个通向河道的舱口。有一个手持粗壮木棍的肌肉发达过头的酒吧招待。有一位与其被偷走,更宁愿自己的钱留在口袋、抽屉和银行里的Moresby先生。

要经历先例。要经受教训。那天他统共抓住了两个小贼,有吼声响起,有暴力发生,他们都知道之后要发生什么。

Danny发觉自己蜷缩在地上,旁边是一个金发少年,年纪甚至比他还要小。而且他自己被叫做“小鬼”的次数已经多到足以让他厌恶这个称呼。那个少年旁观了全程,他看向Danny,眼神里有一种超越了Danny的理解,超越了Danny的想象的意味,而他想要去了解,想要去探索。

有一根蜡烛,有一盒火柴躺在不断漏油的油桶边上。

Danny慢慢挪近了。那个金发少年张开嘴。Chris Calhoun——一个Danny之前没有见过之后也再也不会见到的人——开始哀求对方饶他一命。他颤抖着,颤栗着,哀鸣着。可怜兮兮。挣扎求生。Moresby先生心满意足地看着这一切。

轰鸣让Danny的脸隐隐作痛。

有一场大火,有许多人的尖叫声,当少年们跳进河中时,他们都好好地活着。

之后,他们在一盏路灯下分着吸完了一根香烟,然后分头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他们一句话也没有对对方说。


*


有更多的会面,有些是蓄意为之,有些不是。注定的,比注定的还要注定。当然,他们在同一片街区里揽活,但这一点和他们的会面没有关系。那是更看不见,摸不透的东西。Danny注视着那个金发少年,想到了阳光,然后发现对方也同样注视着他。

他们之后一起度过了一个小时,这里走走,那里走走。在走道里躲雨,在街上搜刮金钱,坐在无名小餐馆里,默默无语地给对方展示怎样不付钱吃白食的方法。

没有计划,没有事前讨论,但Danny凭空造出了Leo Harkness和Clint Tucker和Robert Penn,他看着那个金发少年,遇见了Dale Deagen和Sy Smith和Phillip Frame;不管身份到底有多少种,他们都找出了许多从那些傲慢得足以视金钱如粪土的人身上敛财的方法。
但回到现实世界时,没有交谈。没有名字。


*


过了差不多,三个月,Danny说的第一句话是:“我需要你的帮助。”坐在屋顶上瞭望角上的金发少年抬头看向他,凝视里充满了思虑和掂量。Danny满怀希望地迎着他的视线。早在问题问出口的很久之前,他就知道了问题的答案。

“可以。”金发少年最终说道。Danny微笑着,看见对方的笑容点亮了天空。


*


Alan Carstairs的存在本身就足以被人痛恨。为了残忍而残忍,为了暴力而暴力,为了控制而控制,终于有一天,Dannt再也受不了一直袖手旁观对方强迫Sarah。Sarah是个好姑娘。在医生手下工作。她和Danny年纪相当。欠了Carstair一大笔钱,他想把这笔钱讨回来,不择手段。

他们一起坐在楼梯上,她把一切都告诉了Danny,一边说一边哭,并不歇斯底里,也没有泪流满面。小声的啜泣。无奈的眼泪。

被Carstair带走的女孩们从来没有完好无缺地回来。

Dannty认为Sarah或许应该搞一点钱,而且要是能从Carstairs手上搞到一点钱更好。有一个机会,有一笔代理报关的酬金,会在Cartairs手上停留整整十二个小时才被发出去。一笔脏钱。一笔毒品换来的钱。一笔应该被用到更好的地方的钱。

但是这是一件两个人的工作,而他只有一个人。

他问了他唯一信任的人。

一切进展得像钟表一样顺利,他们顺利逃脱,但Carstairs的跟班突然从阴影里走出来,代Carstairs送来了问候,将刀子捅进了Danny的肋骨。

他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

他想着,当他伴着剧痛,身体冰凉地倒在人行道上时,他想着他就要死了。他唯一希望的就是那个金发少年能顺利脱身。


*


他醒来时,正躺在陌生的房子里一张陌生的沙发上。金发少年躺在他身边的地板上,握着他的手。

Danny清了清嗓子,这个动作让他一阵剧痛。

金发少年马上放开了手,跳了起来。Danny感觉对方打量了自己很久,然后金发少年消失在他的视野里,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杯水和几片药。Danny没有多想,就把药片和水吞了下去。

“我们这是在哪?”他最终问道。

金发少年耸了耸肩。“房子里。”他简洁地说,“房主离家几天了。”

Danny点了点头。这个解释足够合理。“Sarah——”

“——是的,”金发少年点了点头,“她向你问好,还说了声谢谢。”

很好。他放松了一点点,当他看见金发少年拿起外套时他又紧张起来。“你要走了?”他小声地问。

那个金发少年看向他。“没错。”他说。

“我是Danny Ocean。”他说,伸出手,再次不顾一切地抓住了那个金发少年的手,不想独自一人。

一阵非常、非常漫长的沉默。“Rusty Ryan。”金发少年最终说道。

Danny点点头,露出了微笑,他打了个呵欠,感到黑暗在召唤。“我醒来时你还会在这里吗?”他困倦地问,仍旧试图不要让自己听起来太满怀希望,太恳切。

“会的。”Rusty保证,他的话有着更深的意味。

他打从一开始就知道,Rusty Ryan在这一刻以前从未存在过。

这也没关系。没关系。反正Daniel Ocean也不是一个背负着整整一生的记忆的名字。

而且,他一直都明白,那些让他们俩在听到警笛时本能地畏缩的原因不会对他们以后要做的事情有任何影响。


*


他在沙发上又睡了一天。

他们一起离开了小镇。


*


第一次,他以为Rusty只是在开玩笑。他们才刚离开镇上两星期,正在努力渗透进Bud Reilly的赌博窝子。

天色已经很晚了,他们回到了旅店里喝酒,Danny饶有兴趣地发觉自己在和Brian Bell而不是Rusty Ryan聊天。

只是开头如此。当他足足看了两个小时不对的面部表情,不对的身体语言,听了两个小时不对的说话习惯时,笑话渐渐变得不再好笑了。

“别这样了,行不行?”他恼火地命令。

Brian看向他,Rusty的脸上写满了困惑。“这样是怎样?”他问话的声音不是Danny熟悉的声音。

“这么做已经不好玩了。”他严肃地说。

Brian盯着他。眼神并不友好。也毫无默契。那不是Rusty的眼神。

Danny突然感到一阵惊慌,他站起身,握住了Rusty的手。“Rus?“他轻声问,声音惶恐。

有那么漫长的一刻,什么回应都没有,然后,仅仅是一眨眼间,Rusty再次抬眼看向他,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和痛苦。然后他笑了,一切都被挡在了自信和拒绝的高墙后。“嘿,Danny。怎么了?“Rusty悠闲地问道。

他没有问Danny为什么握着他的手。他也没有试图让他放开。


*


Danny一直很喜欢电影。

不久之后,Rusty也养成了这个爱好。


*


第二次的时间更长。更困难。边界更模糊。正是春假,一群富裕的高校生到处挥霍父母的钱财。Danny花了三天,一直看着Jace Jackson在沙滩上闲逛,冲浪,和男生们喝啤酒,和女生们调情。Jace一直在笑。Jace一直很快乐,无忧无虑。

这不禁让Danny好奇起来,会不会Jace是个比Rusty更好的身份呢?

但过了三天,他再也忍受不了了,等到小鬼们醉得足够厉害,他无视了Jace不知所措的挣扎,把Rusty拖出了酒吧,拖回了他们的房间。

足足谈了四个小时,哀求了四个小时。四个小时,他握着Jace的手,才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蓝眼睛。

Rusty长久地注视着他,然后向前扑去,紧紧的抱住了Danny,手指紧紧攥着Danny的衣服。他在Danny怀里哭泣,他们两人谁也不想放手。

过了一会,Rusty试着为第一次道歉。

即便Danny表示不介意——即便他严肃地告诉Rusty他没必要道歉,因为那是他不由自主的,他们之间不用说“对不起“——但是他心中还是有一个小小的,小小的角落,对此感到疑惑。


*


他看着不是Rusty的人——热心,真诚,一股学究气——坐在酒吧旁边,和今天的姑娘聊天。他看着她坠入爱河。不过只有一点点。

Rusty可以成为任何人想要(需要)他成为的人。这个世界上任何人。这个世界上任何的东西。他一直都知道这一点。

花了一段时间,但Dann认为自己明白对方恢复回来要付出多大努力。

Rusty需要Danny。

只有再Danny眼中他才能成为他自己。

Danny是瞬息万变的混沌飓风中唯一的定点。

Danny是Rusty唯一能固定住自我的礁石。

而Rutsy是Danny爱着的(想要的,需要的)那个人。

不是Rusty的人和那个女孩相视而笑,然后不是Rusty的人小心翼翼地在吧台上放下钞票,和她手挽着手离开。

Danny理解人需要逃避。明天他们会再次找到对方,Rusty又会成为Rusty。


*


有时间,有距离,他们不再因暗影和警笛惊跳,有了抚慰,有了某种程度上的喘息。

他们了解对方,或许比了解自己更甚。谁都不曾问过那些显而易见的问题。过去难以触及,他们难以改变,而且永远有其他值得聊的事情。

“怎么?”

“上周的房子。”

“嗯哼。”

“那个小小的——”

“——象牙。没错。”

“他们——”

“——你什么时候开始保护环境了?”

“自从我看到——”

“——哦。噢,相信我,它们不会飞的。”

“你确定?”

“每个人都知道——”

“——别跟我说每个人——”

“——再说了,你还在吃——”

“——又没人用大象来做热狗!”

“你确定?”

“……呃。”

“对吧。”

“Danny……”

叹气。“……我们会把钱捐给大象保护组织的。”

其中有调侃,有真诚,有浅薄的表象,有深层的意义,唯一的问题在于怎么把它们区分开。


*


Danny第一看到Rusty带着男人离开酒店吧台时,不得不出手加以干涉。方才正和他聊天的女人对此并不高兴,但她的意见也没用。

他若无其事的一步隔在Rusty和另一个男人之间,强迫Rusty对上他的眼神。“Rus。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这不仅仅是随口一问。

他没有认出那个朝他报以微笑,咯咯笑起来的男人——男孩。“我当然知道。别担心,Danny。”

他完全没有安下心来,他抓住Rusty的手腕,再次做出了尝试。“Rus……”他柔声开了口,但是他身后的男人打断了他。

“你看,兄弟。你听到你朋友说的话了。为什么你什么不走开去享受自己美好的夜晚,让我们也享受一下呢?”

他说的很有道理。扣住他肩膀的那只手也显示这个男人不是有耐心的人。但是假如他不是听到Rusty亲口说出来,他就不能够放开手。但是Rusty好像不会开口了。

“好了,Rus。”他轻声说,“我们俩去喝几杯,聊一聊吧,好不好?”

“你真的不知道看气氛,是吧,兄弟?”他身后的男人叹了口气,然后他就被用力推开了,吧台的边沿撞上他的肋骨,他抽了一口凉气。

Rusty少有地感觉这么遥远。

这场架持续的时间不长,他们很快就被扔到了酒店旁的巷子里。Rusty的夜晚游伴人事不省地倒在他们身旁。

Rusty皱着眉,看着他。

“他是男的。”他解释道,耸了耸肩,充满疑惑。

“有关系吗?”Rusty停顿了一会,问。

Danny考虑了一会,最终诚实地回答:“只要你觉得没关系就没关系。”

“他想要我。”Rusty的声音很轻。Danny希望他更多地考虑其他的方面。Rusty叹了口气,嘴唇抽动了一下:“性这东西——”

“——哦,确实如此。”Danny同意,微微露出了笑容。他很快清醒过来。“我得确认好,Rus,我不能让别人强迫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

Rusty朝他露出微笑,其中的爱意和信任比Danny知道的任何一切都要闪耀。“谢谢你。”


*


时光飞逝。金钱唾手可得,无关紧要。他们选择了新的行走在世界上的方式,好像从没经历过一天困苦。

奇怪的是,Danny表现得比Rusty更好。

Rusty身上总是有其他的东西。某种萦绕不去,描述不出的伤害的痕迹,只要人们懂得观察的方法就能看到。

Danny永远不会承认自己从中感到了某种程度上的抚慰。可能Rusty确实存在Danny的倒影以外。

谢天谢地,那些懂得如何去观察的人十分罕见。


*


Saul出现了,他在Trenton救了他们的命,把他们从Elmen Wright手上从生不如死的苦境里拯救出来,后者比他们想象的更擅长辨认伪造品一点。Saul当时一副艺术专家的姿态。他们没有认出他来。他却认出了他们俩,他有点——好奇?感兴趣?担心?他可能起了什么心,选择把自己的计划抛在脑后,帮了他们一把。

他把他们俩救了出来,他把他们带到了安全的地方,他给他们叫了个医生,在他们痊愈期间他都陪在旁边,每一天都在道歉,因为他不能够分担他们的痛苦(他来迟了几十年。)他不对他们要求任何回报。他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明白这一点。

信任是只存在于他们两人之间的。弥足珍贵,独一无二。将信任扩展到他们两人以外……在以前,似乎不可想象。

但Saul不同,超出他们原本的预料。他们经历了先例,经受了教训,他们留了下来,Saul向他们介绍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切都非常美好。


*


这不公平。这不是任何人的错,但是这不公平。这是错的,这是残酷的,尽管这件事的本意是希望所有人都能够快乐。

Saul开始关心他们。

Danny任由他关心,也任由自己对他抱有相同的感情,这是一种陌生的无助感。

但是Rusty……Rusty变了。每一次Saul走进房间,Rusty都会改变。Danny知道他对此无能为力,知道他无法阻止,但是这不会改变他注视这一切时感到的心痛。对Saul来说,Rusty是完美的儿子。是Saul一直想要的孩子,门徒。他能够教导他、责备他、爱护他。

他祈愿Saul永远不要意识到他认识的Rusty只是一个虚构的人物。

这不公平。但这不是任何人的错。

他们能够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离开Saul,永远不再和Saul相见。而Danny是唯一能够理解这个决定的人,而这个决定会让三人都感到痛苦。他留了下来。他们俩留了下来。他感到痛苦。

但是Saul善于观察,有时候他们在工作中,Rusty会在角色里沉浸得太深,太远,Saul会看着他,眼神里充满担忧和怀疑,Danny会引开Saul的注意,将Rusty带走,以防其他人察觉。

他让责任感盖过了理解。


*


一段时间以后,出现了更多的人。和以前不同了。Saul把他们介绍给想要和他们合作,想要和他们交谈,想要和他们一起度过快乐时光的人。那些人想要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友谊。他们狡猾,聪慧,充满魅力,需求很大。

Danny喜欢人。

Rusty想要让Danny快乐。

Rusty能够让别人感到快乐。

Reuben出现了;Rusty变得充满魅力,风趣,轻率,漫不经心而忠诚。

Bobby出现了;Rusty变得充满职业素养,手段高超,寡言,善于观察,像刀一样敏锐。

Frank出现了;Rusty变得机灵,充满活力,冲动,迅捷而危险。

Danny看着他不断改变,有时候他会在对方的眼中看到压力,这时他就会把对方拉到僻静的地方,在一个完美的陌生人的陪伴下,度过痛苦的一两个小时。


*


有人投来眼光。有人皱起眉。有人注意到了前后的不相容,有人注意到,或是理解了他们的脆弱。Rusty被困在当中,无数面镜子反映着,噢,差别如此细微的容貌。混沌的风暴狂怒着撞击围墙,面对着挣扎交战的不同诠释,Rusty渐渐枯萎,消退。

Danny能做的所有,就是给他提供片刻的庇护。

他人的定义令人痛苦。而将其掩盖则十分困难。

Danny看见Rusty开始分崩离析,他对自己点了点头,做好了放弃他人的准备。


*


然后发生了一些小事。很小的事情,Danny花了一段时间才明白。

Rusty不再正常地吃饭,而是靠垃圾食品过活。糖果和薯片,糖分和油脂。他一刻不停、毫无自觉地吃着东西,大家看见他这么做,观察着他,笑了出来。

他穿上鲜亮的衣服,显眼招人。他让魅力和性透过皮肤散发出来。他做着任何一个专业的骗子都不会做的事情。

Danny不愿太深入地思考,他是怎么做到即便如此仍然不会被其他人记住的

很长一段时间中,Danny看着,微笑着,让注意力被引开,当Rusty开始出现纰漏,当Rusty开始向下坠落的时候,有时一点针对他的衣服、食物、闪闪发亮的品味的调笑,就能在他迷失之前将他带回来。

很小的举动。一个简易的角色。他们定义了Rusty,如此其他人就不必再做出定义。

一个足够光鲜亮丽的表面,就能够掩盖大量的罪恶。


*


一天深夜,Reuben好奇的、天真地问道:“Rusty不会是你的真名吧?”

停顿转瞬而逝,但对Dannt来说仿佛是永远,他想知道Reuben知道了多少,看到了多少,然后他意识到Reuben问题的真实含义,放松了下来。

“Robert Charles。”Rusty露出微笑,Reuben大笑起来,他也赞同Rusty是个更好的名字。

晚些时候,他们两人单独再一起,Danny不得不发问:“Charles?”

Rusty挑起一边眉毛。“你觉得Charles这个名字不适合我?”

好像重要的是这个似的。但是他们俩谁都没有指出来。

“或许,Charlie比较合适。”Danny轻快地建议道。

Rusty笑出了声,发表了一些关于巧克力和Oompa Loompa的看法(注1),这一页就揭过去了。像往常一样。


*


他们学会了怎样成为别人不希望他们成为的人。

有远景和知识,有计划和执行方案。那为何不把梦做得更大一点呢?他们在星星上舞蹈,总有一天会坠落。

大笑着,他们和Frank一块横穿了大西洋城,将将只超前了Jacob Foley和他的威逼利诱三步,一点一点,一丝一丝,一步一步,他所有的钱都到了他们手上,他们之所以能够成功避免最后的下场,是用抛硬币决定的。(正面赢,反面死。抛起来。现在马上。

芝加哥城里,Bobby告诫他们不要乐呵呵地闯进Lanzecki的房子。他求他们别去。他告诉他们,这不值得为之冒险。但他们还是去了。即便他们几乎已经肯定那是陷阱。(他们走进地狱,不畏惧邪恶,因为恶魔已经死去。

他们学习,他们战斗,他们计划,他们偷窃,他们不得不一直往前走,他们一直,一直都必须往前走,因为一旦他们停下脚步……

他们加入赌局。他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失去。

Rusty漫步回家,比应有的时间晚了点。Danny笑了,给他搞了杯喝的。

“Livingston?”他问。

Rusty从容地倒进沙发里。“没错,怪不得——”

“——哦”Danny点了点头,有些不解,“你能理解他?”

“某种程度上吧。”Rusty承认。

“你对他感兴趣?”Danny问,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Rusty在阴影里露出微笑:“当时如此。”

一阵沉默。气氛紧绷起来。灯光暗淡下去。“你要学会拒绝别人。“Danny轻描淡写地建议。


*


某次一夜情持续了整整四天,导致Rusty躺在他们的沙发上,血仍然从身上渗出,他遍体鳞伤,几乎教人认不出来。

“他就想要这样。“Rusty解释道,肿胀的唇边带着几分厌倦,

Dann攥紧了拳头,什么也没说。

Rusty的胯部残留着指印,青黑发紫。他看得出Rusty的身体是怎样被践踏的,他也知道Rusty是怎样哀求的。

他拿来了急救医药箱。


*


“你们俩疯了。“某天晚上,Saul对他们说。”你们知道这一点,对吧?“

“平心而论——“Danny开了口,

“——我们得为自己说一句话,“Rusty接口。

“——我们确实知道。“他们俩如此收尾。

Saul露出了一点笑意。Danny假装也笑了起来。或许他们两人中有人撒谎,但是他不知道是谁。

黑暗,沉默,疼痛。他们俩坐在地上,背靠着沙发。即便他们能看清周围,他们也没必要看着对方。

Danny没有说话。有什么可说的?

“我不记得了。“Rusty最终,说道,耳语般的音量回荡在房间中。他完好的那只手臂紧紧抱着自己的肋骨,Danny可能听出了他声音里的痛苦,也可能一切都是Danny的想象。

之前,有一间地下室,隔音的,墙上残留着陈旧的血迹。他们俩分别上了手铐。Jonathan Faulks盯着他们,用绳子把他们绑了起来。

“不过确实是你。“Danny悄声说。

确实是Rusty,吸引了Faulks全部的注意,获得他所有的怜悯。是Rusty不断地喷出脏话。以及更脏的话。那时候Faulks已经走开。是Rusty吼出了人人都知道,但从来、从来没有人提及的真相。(“我知道你干了什么,王八蛋。你扔下了他。十年前,你把他扔下了,他死了。“)是Rusty。只有Rusty。

“我不记得了。“Rusty重复道,Danny能听出他声音里的真诚。

他闭上了眼睛,听着绳子一遍又一遍放下的声音,听着骨头破碎、肢体碎裂的声音。“本该保护你的。“


*


某一天,Tess出现了,Danny有生以来第二次一见钟情。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告诉Rusty。他不想说。但这不代表Rusty不知道。

他也没有告诉Tess。哦,他与她相见。有许多相会,有些是蓄意为之,有些不是,她的微笑表现出兴趣,他快乐地与她攀谈,太过高妙地回避了她的疑问,以至她一无所觉。

他身负责任。他不能只因为自己的心痛就将责任放下。

“你应该这么做。”Rusty对他说,他们在一间能够俯瞰波士顿的旅馆房间里。Rusty的话是对他从未、永远不会说出口的想法的回答。

“你以为一切都是因为你,是吧?”Danny反诘。

一阵永远般的沉默,Rusty的眼中写满了一直存在的歉意。“我只是以为,我希望你去过自己的生活——”

Danny不得不打断他。不得不。“——以为我要去过没有你的——”

“——看着我的眼睛,Danny。”Rusty命令道,“看着我的眼睛,再告诉我你不想要正常的人生。”

“我想要的东西很多。”Danny轻声说。

Rusty看向他,毫无掩饰,毫无防备。一阵冲动下,他不敢相信自己竟向前俯下身体亲吻了Rusty,他把Rusty推到墙边,紧紧攥着Rusty的手腕。吻中有激情有酷烈有他曾幻想过的一切,不,不对,比他曾幻想过的一切都要美好,这是他曾想要、需要的一切,他想要的一切,这感觉不像在亲吻Rusty,这仿佛是……他……一直……想要的……

他发出一声恐惧的惊叫,向后跳去,剧烈地喘着气,他死死盯着那个回望着他的陌生人,那个美丽,完美无瑕的陌生人,眼中有欲望,有情意,他想要,他胸中隐隐作痛,他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久久不敢看去。

当他最终鼓起勇气再次回望时,Rusty站在那里,依靠着墙壁,手指摩挲着自己的嘴唇。“下次不要这么做了。”他说,语调中有无限的疲倦与无尽的挫败。

“对不起。”Danny低声说,Rusty点了点头。

“我需要——”

“——几天时间。”Danny同意。

Rusty停顿了一下。“一星期。”他悄声说。

“不行!”Danny确信无疑。Rusty从来没有消失过这么久。从来没有在飓风中坚持过这么久。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什么人都有可能出现。“三天。”他想商量。

“这他妈不是在讨价还价,Danny。”Rusty厉声说。“一个星期。”他的声音颤抖着,他已经开始失去自我,而这一次Danny无法将他治愈。

知道自己的失败,他点了点头。“一个星期。”他保证,“我会找到你。”

“你一直都会。”Rusty轻声说,声音苦涩,有超出理解的疲倦。

Danny合上眼睛。

Rusty消失了。

Danny久久没有睁开双眼,直到他听见门关上的声音。

那一周他和Tess一块度过,梦想着别样的生活。


*


终究有天,他把Rusty介绍给了Tess,他看着Tess表现出的礼貌、专制和独占欲,他看着Rusty渐渐暗淡,浮华出现,本体沉没。

晚餐全程Rusty一直面带微笑,心情愉悦。平庸的魅力。平淡的空洞。他做每一件事都听Danny的安排,征求他意见,征询他的同意。Rusty无害、毫无威胁,比他本应有的温驯太多。Danny的心在看着Tess热情地接待那个竭尽全力讨好他们的陌生人时揪了起来,Danny发觉自己太容易鄙视起那个陌生人了。

晚些时候他抓住Rusty的手臂,“这真的是她想要吗?”他绝望地问。

Rusty只是朝他眨了眨眼,不明白他的疑问。

Danny试图把他生活(灵魂)的两半分隔开。这件事或许会将他杀死,或许没有。


*


有时间,有距离。他们走上了不同的道路,稍微不同,世界也没有毁灭。需求仍在。那种迫切仍在。Danny仍能在夜晚听到风暴呼啸。但是他拥有的已经比他能祈求的要多。他感觉到安全。

自满一旦接管。好运就会消逝。

Danny被抓住了。

Danny进了监狱。


*


四年间,每一天都是一道新鲜的伤口。

他失去了Rusty。他失去了Tess。

不同在于,Tess是自愿离开。他知道他出狱后,她仍会留在原地。

每一天他都想知道Rusty在哪里。Rusty成为了什么人。他和谁在一起。他们把他变成了什么模样。每一天他都想象着崭新的地狱。

有时不时寄来的饼干,也算一种抚慰,因为至少意味着在飓风的某处,还有人记得他的存在。

他希望自己有回复的胆量。但太危险了。一个电话,一封信。都太容易让他的孤独、等待和需要创造出一个他之后需要面对的人格。

他独自一人。

他感到痛苦。


*


出狱的那一天,他找上Frank。并未期待能有什么消息。他很早就接受了追踪Rusty的踪迹会非常艰难这一事实,带对方回归现实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他找上Frank不过是为了寻求一个搜寻的起点。很有可能那个起点已是四年前的事情。

但是Frank露出了微笑,告诉了他答案。他微笑着。好像没有传出任何流言,好像没有其他人见过那场风暴。这简直是不可能的。

Tess和Benedict的照片在他口袋里燃烧,或许他可以夺回一切。


*


他注视了Rusty好一会儿,开始担忧起来。Rusty一屁股坐在吧台边上,独自一人,形象薄弱,神情困窘,Danny不禁感到好奇。

纹身是新的,Danny第一次看到纹身时眼前几乎一黑。一个记号,一个耳语,一个彰示错误的标签。

扑克学堂一点意思也没有。这不是Rusty该在的地方。这不是Rusty会成为的人。

但是走进来的又确确实实是Rusty。是Rusty低头看见他,认出了他的存在,释怀在他的皮肤下闪耀,Danny在座位上坐下,他们俩开始从被宠坏的小鬼身上捞钱,那些小鬼看不到星光闪耀。当然,他们也不会看见风暴出现。

或许视而不见也有它的好处。


*


Rusty因为Reuben可能的反应微微愉悦起来,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好像这种不可能的可能只是平常小事,Danny再无法忍受,探过身按下了紧急停止按钮。

“多久了?”他问,Rusty耸了耸肩,没有装作没听懂他的问题。

Danny盯着他。“四年?”他质问道,不知道他们俩谁才该承受这种怒火。

Rusty看着他。“可能吧。”他说,语调中的不确定和困惑并非作伪。

“告诉我。”Danny轻声命令。因为这种事情不可能。不应该是可能的。Rusty不可能维持四年。独力维持。他可以看到压力,几乎可以听到飓风的怒吼,几乎就在海面以下。

“我想让你出来时能够见到熟悉的面孔。”Rusty最终说道,手指描摹着前臂上墨水的痕迹。Danny不知道他要解开多少层意义才能看见其中写着自己的名字。

他是个懦夫,没有付出尝试。

“真的很痛苦。”Rusty补充道,声音很轻,充满哀求与渴望。Dannt合上眼睛,他仍旧、仍旧可以看到Rusty身上根深蒂固的苦难,风暴被绳索捆绑,灵魂在黑暗中被锁链缠绕。他迅速点了点头,表达了他的允许,于是Rusty消失了。


*


接下来的三天Danny让风暴在他周身咆哮。他们找了一个人最多的地方,Rusty随着每一个路人的想法变化,Danny注视着,忍耐着,独自一人。

第四天早上,他在好莱坞罗斯福酒店的套房里醒来,Rusty递给他一杯浓缩咖啡。“拳击夜。”他简单地说。

Danny点了点头,接受了对方的道歉。“我们要从他那儿拿走——”

“——可能还会抢走他还没到手的钱。”Rusty微笑着同意,“明天?”

“明天。”Danny点点头。明天只有他们俩人。他们什么也不会做,什么都会做,这是四年来他最快乐的一天。


*


酒吧里,他和Rusty坐在一起,Rusty却不在此处。这不是第一次,所以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大事。有时候,没有人出现。有时候,只有一具空空的皮囊。他已经学会应付,最终学会接受这个现实,如果他陪在旁边,一直交谈,不大惊小怪的话,Rusty会自己找到回归现实的途径。这不是第一次。没关系的。他不担心。

“加上Saul就是十个人了。”他对着寂静的吧台说道,“十个人足够了,你觉得呢?”

没有回答。“你觉得我们还需要一个人?”他问。他们之前已经商量过这件事。但当时没有讨论出结果。

“你觉得我们还需要一个人。”他更加确信地说。归根结底,Rusty会回来的。他以前回来过。肯定可以再次回来。

他又停顿了一会。“好吧,我们就再找一个人。”他殷勤地同意。

Rusty想要什么都可以,只要他能够回来。

Danny感到孤独。

这不是第一次。

没关系的。


*


他看着Rusty对应Linus和Yen的方式,了解到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了解到一方面对方愤怒、高傲、自信而富有幽默感,另一方面又年轻、不耐烦、犹犹豫豫、有英雄情结,而且对另一方有种近似仰慕的感情。

某种程度上这是作弊,但是Danny读懂他人的能力来自于理解和直觉,他读懂他人铭刻在Rusty身上的印记的能力来自别处,来自某种更深层、更陈旧、更冷酷的东西。

某种程度上这是作弊,但他们是骗徒,他们的一切都是谎言。


*


Danny并不是特别吃惊——一天深夜,他撞见Rusty和Linus一块坐在沙发上。Linus非常紧张,手搭着Rusty的大腿,Rusty眼神空洞,嘴上带着引诱的微笑。

从前的痛苦与愤怒再次升起,他知道这不合情理,知道这不是Linus的错,知道这不是Rusty的错。

“Linus?”他笑着说,“我可不可以跟你说两句话?”

Linus倒抽了一大口气,跟着他走了。Rusty没有做出任何反应,Danny必须马上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他们一转过拐角,Linus就开了口。“你看,Danny。我知道你是头儿,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这事真的和你没关系。”

“——和我有关系。”Danny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满意地看到Linus睁大了眼睛。

“你和……你们俩不是……你们没有……”他咬住嘴唇,“对不起。”

Danny叹了口气,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却试图掩饰。“我们没有……总之就是没有。但是你和Rusty……这很没职业素养,好吗?只会带来麻烦而已。”

Linus满脸羞愧,Danny不知道Bobby有没有和他坐下来谈论过办公室恋爱的原罪。“我本意不是这样的。只是……”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看起来非常郁闷,Danny发觉自己很容易就对他产生了同情。

“没关系,小鬼。”他柔声说,“别担心了。”他微笑起来,“说起来,Benedict的事进展如何了?”

半个小时后他逃了出来,追上了Rusty的踪迹。他花了很长时间才鼓起勇气。“Linus?”他问到,挂上最轻微、最正常的微笑。

Rusty叹了口气,手抚摸着嘴边。“他——”

“想要你。”Danny直白地说,“是啊。没错。”

“谢了。”过了很久,Rusty轻声说。

Danny笑了。“你运气不错。想想,如果Bobby听说你上了他唯一的儿子他会说些什么?”

Rusty露齿而笑。“实际上,他不是希望啦。”

“噢。”Danny考虑了一会。“噢。小鬼头比我想象的有野心嘛。”

不过是一个玩笑,他没有想起其他几次他袖手旁观的场景。他当然没有去想。


*


Rusty说得没错:她看起来很好。她一直都很好。

然而,他还是走开了(暂时地),当他走进房间,他莫名有些惊讶地看到,Rusty躺在他的床上盯着天花板。他关上门,靠在门上,等待着。

“你本可以对我说谎的。”Rusty说,Danny没有说话,陷入了沉思。

当然,他可以对Rusty说谎。或者,他可以处理一下,有技巧地描述一下,这样Rusty就会用他的视角来看待问题。Rusty一定会从他的视角来看待事情。他可以让Rusty相信,夺回Tess一开始就是计划的一部分,一开始就是正确的选择。

“我永远也不会察觉的。”Rusty片刻后补充道,这句话也说得没错。“你本可以说谎的。”

“我说不出口。”他轻声说。

“如果你想要的是Tess——”Rusty开了口,Danny不得不打断他的话。

“Tess从来不是……”他犹豫了一下,“从来不是我想要的全部。”

Rusty点了点头,第一次看向Danny。“我们能找到办法的。”他说,Danny并不清楚他指的是骗局还是他们的关系。没关系。他们总能找到办法。

他笑了。“我们需要——”

“——那个小鬼。”他提出建议。

Danny考虑了一会,心中某个角落他思考着Rusty坐在沙发上的眼神,思考着假如他没有打断的话会出先的掠夺与亲吻,思考着Rusty屈服于对方的任何意志。“我们手段要很温柔吗?”他问。

Rusty露齿而笑。


*


他还没看到Tess之前,早已知道她坐在车里等着自己。因为向他打招呼的人并非全然是Rusty。

没关系的。他们还有时间。

他可以拥有一切。至少是短暂的片刻。


*


时光流逝,他活在Tess的梦中,走进了Rusty的噩梦。

他从未表现出其中一方曾使他痛苦。


*


他遇见了一个叫做Robert Ryan的男人,他是一家酒店老板,关心他的顾客和员工,不太关心酒店的利润。Danny喜欢他,在对方身可以看见他所爱之人的回响。

晚些时候,当他有机会时,晚些时候,他借着威士忌的酒力与好奇,他问了Rusty为什么,Rusty笑出了声,告诉他,玫瑰已是往事(roses were passée)。


*


Terry Bennedict闯进了他们的生活,自以为自己是他们应得的惩罚。在他们的过去,他的过去,Rusty的过去里有太多人他想带Terry见一见。那些人会教育他什么才是真正的残忍。什么才是真正的痛苦。

但是,他们的生命里还有其他人。还有Tess。他们对视了一眼,赞同他们不应该冒险。

他们在别人的游戏规则下行动。寻找可以作弊的漏洞。


*


他抓住Rusty的手臂,在月光下盯着他的脸。“她认识的人是谁?”

Rusty耸了耸肩,别开视线。“是我。她认识的人是我。”他撒了谎。

Danny灵魂中最后一丝希望也消逝了。


*


“你不觉得我看起来有五十岁了吗?”他问,Rusty正在烦恼自己应该洗劫哪一台自动售货机。

“你觉得意大利版的玛氏巧克力味道会不一样吗?”

他耸了耸肩。“可能吧,你可以开一个口味测评。”

Rutsy点了点头。“你多少岁?”

又多少岁?”他反问,Rusty耸了耸肩。

空气中漂浮着不安的气息。

“你看起来比实际老。”

“好像确实是这样。”


*


整场牌局他都在端详着Isabel,不到十分钟,他就确信她永远不会看见那场飓风。风暴绝对不会伤害她,她绝对不会有能力将其压制。

他注视着她对Robert露出微笑。玫瑰已是往事。


*


深夜,他们单独相处。“我确实爱她,你知道的。”Rusty恳切地对他说,“我知道我不是在……我知道你觉得……我爱她。我有能力应付。”

Danny盯着电视,盯着Tyler Durden好一会。

嘿,是你创造了我。我可不是那个创造出第二人格才能觉得舒服的失败者。给我负起责任来!”(注2)

他什么话也没有说。

“可我是。”Rusty轻声说道。


*


一个月又六天后,他接到了Tess的电话,后者接到了Isabel的电话。他出门找到了Rusty。

“你打算明年才给自己女朋友打电话吗?”他轻快地问,打量着Rusty眼圈底下的乌青。他叹了口气。“Isabel。”他柔声说。

过了很长时间。Rusty合上了眼睛。“大部分女人只用担心他们的男朋友会不会忘记周年纪念日。”他最后说道,声音里充满仇恨与自我厌恶。

Danny点了点头,将愧疚埋藏到Rusty看不到的地方。

他从来不希望Isabel出现在Rusty的生活中。

接下来五个月,他尽可能频繁的提及Isabel。

Rusty再也没有忘记过。


*


“他没聋,Linus。”他说,可能他有点迁怒的意思,可能他只是比较有和意识不清醒的人说话的经验。

他将视线转回屏幕,观察着Dwayne Dawling博士的身影。昨天晚上,他身边陪着的一直是Dwayne,听着他兴致勃勃地解释Billups-Mancini报告,这个身份对他而言太真实了。Rusty一直试图抓住任何东西,以从风暴中获得片刻喘息,有些时候世界无缘无故就会崩塌,有些时候Danny心中会升起恐惧。

有些时候,他的真诚和他对Rusty的了解,会蠢蠢欲动,想淹没一切。他咬紧牙关,耐心等着,想要想出说服Bank关闭旅馆的备用计划,他第一千次,第一万次地想要找出应对Rusty在他们执行骗局的半途迷失于暴风中的备用计划。有些时候,他只能面对这样的情况。

终于,Rusty的眼睛闪烁了一下,落到手上的纹身上,Danny看着他再度夺回掌控权,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很高兴Linus永远不会看到自己面临这种窘境。

不久、他们离开Reuben病房后不久,匆匆忙忙走过走廊,不忍心看到Reuben现在的模样,不久后Linus赶上他们脚步,扭扭捏捏的,Danny太累,懒得问他到底怎么了。

“嘿,Danny,”Linus开了口,“我在想……”他的声音低了下去。

Danny倚在墙上。“怎么了,小鬼?”他问。

Linus咬着嘴唇。“好吧,你知道Rusty到底为什么那么擅长扮演其他身份吗?还有Saul也是一样……我一直在想,你觉得我能不能学到这么做的方法?”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Danny能做的只有死死盯着他。然后他大笑起来。他真的、真的忍不住笑声。

小鬼一脸受伤。“怎么了?”

Danny摇了摇头。“没事,想到了好笑的事。”他道歉。“抱歉,你可以问Saul教你。”

“真的吗?”Linus振作起来,“不问Rusty?”

“绝对不行!”Danny厉声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Rusty不行。相信我。Saul的方法更适合你。”

“好吧。”Linu点了点头,Danny觉得他几乎是蹦蹦跳跳地离开的。

他叹了口气。视而不见也有其好处。


*


他看着Rusty——Taylor Tamworth——和一个一脸崇拜、一脸痴迷的荷官手牵着手离开了酒吧。

六个月以来,太多的人,太多的反影,越来越多的时间中,Danny看着Rusty却无人回望。

Rusty完全清楚Danny提到酒吧时他的言下之意是什么。酒吧是一个可以消失的地方。一段可以成为他人或成为他人的所有物的时光。第二天他们又可以重新开始,没有伤害,不是出轨,他们谁都没有提起Isabel。

今天的事情不过是为了实用起见。今天不是世界末日。

明天他们又能重新开始。

思及此处,Danny甚至无法面对吧台镜子里自己的眼睛。


*


Abigail Sponder有通行证,Danny甚至不假思索地说出Rusty能够承担这份工作。他有可能将Rusty派走,让他消失于他人的欲望、消失于他人的想法、消失于他人的反影中,他唯一的防线只是他总能够再次找回Rusty而已。

用尽你拥有的一切。即便是你的弱点。

但Linus用魅力、春药和假鼻子把Sponder搞到了手,但假如在那里的是Rusty,就会出现性与背叛,而Danny从不为自尊与金钱出卖自己的灵魂。

看着Oprah脱口秀,他发觉自己在纳闷,他们是否有机会做出不同的选择。他想知道他们的生活是否是注定,是否是充满了谎言与操纵、早就写在剧本上的道路,是否是一场从他们所爱之人眼前掩饰自己本质的永远的战斗。他想知道,是否有那样一个时刻,他们可以说“不”。

他想知道。

他从未想过,如果没有Rusty他是否会更快乐。从来没有。


*


太阳在拉斯维加斯的上空升起,他在Rusty身边信步走着,身边的一切都非常温暖。

“我还记得以前这里是沙丘赌场。”他愉快地说,“Saul在那儿叫我掷骰子,我费了好大劲掷出两个六点。他帮我振作起来,那时候我……二十二岁吧。”

Rusty笑了。“我第一次遇见Reuben是在艾尔兰乔赌场,他帮我逃过老千的魔爪。他还给我买了早餐。”

Danny点点头,没有发表评论。这不是Rusty第一次遇见Reuben。Rusty第一次遇见Reuben是一年以前,他们加入搞Anthony Parker的行动的那一次,他们下了几把Danny不愿多想的注,突然就搅进了桃源大酒店的牌局里。这是Reuben第一次朝他们露出微笑,跟他们说他们疯了。不过不是最后一次。

Rusty不记得了,这点让他有些难过。因为Rusty的记忆有时,经常,大部分时候都一团乱麻。不同人格的经历相互交缠,相互覆盖,飓风毁灭一切,Danny永远不会知道原因,Rusty永远不会知道一切。

“当年金沙饭店坐落在那儿。”Rusty补充到,“沙漠花园也是。”

他笑了。“那时候的酒店小多了。”

“当时看起来很大呢。”Rusty评论道。

“城市变了。”他们又何尝不是?

Danny眺望着永远活跃的赌城天空,感觉像回到了家。

不管它改变了多少,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拉斯维加斯永存。灵魂不灭。


*


他在机场与Rusty告别,他们没有说再见。他们从不说再见。每一次分别都有可能是最后一次,他们必须将每一刻当作永远来度过。


*


一切的结束,是在某一天的深夜,在死亡、危险与黑暗之间。他们很久以前就不是孩子了,他们的幻梦一直持续,比Danny曾以为的延长了三十年。

有一个简单的骗局,有一个与其说愤怒不如说是困惑的下手目标,有一种在对方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前赶紧离开城里的迫切需求。有三个人,Danny,Rusty和Linus,和一种快乐、自信的感觉。有一辆车随随便便地停在停车场中央,Danny觉得它完全可以偷一偷。

然后车主人从阴影处走出来,愤怒地怒吼着,将刀子捅进了Danny的肋骨。

他知道,当他伴着剧痛,身体冰凉地倒在人行道上时,他知道自己就要死了。

他听见Linus的尖叫,惊恐交加,不敢相信。他听见凶手跑远了。他听见,他感觉到,他知道Rusty跪在他身边,将他拉进怀中。“Danny,Danny,是我,是我。我在这里。”

有一瞬间,他露出了微笑。一阵剧痛,他侧过头亲吻Rusty的手臂。“Rus,”他轻声说,他有太多要说的话了。

“Linus在叫救护车。”Rusty说,他的手按着Danny的伤口,试图阻止Danny的生命力从伤口中泄漏。“一切都会好的。”

“不,不会的。”Danny柔声告诉他。

Rusty疯狂地摇着头,不愿接受事实。“一定——”

“——Rus,看着我。”他命令道,“赶不上的。”没有时间了。

他们看着对方,很久,很久。那一刻仿佛永恒,有撕心裂肺的痛苦,Danny可以用一个眼神就遏制风暴,但是他没办法拯救彼此。他从来没有能力去拯救。

 

“你说得对。”最后,Rusty终于轻声同意。没有更多时间了。Danny轻轻握紧了他的手,希望能够持续更久。

他越过Rusty肩上,看见Linus正挂掉电话,神情痛苦,一脸绝望,迫切需要奇迹的出现。“他们马上就到。”他的声音因为泪水而哽噎,“只要你再——”

“我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Linus。”他打断Linus,“拜托你。”

Linus跪在他身边。“无论什么事。”他急切地保证,“噢,任何事情都行。”

“我想让你告诉Tess……”他用力吞咽了一下,嘴巴里一股血位,“我想让你告诉他我爱她。告诉她我很抱歉。我心里一直有她。”

“没问题。”Linus疯狂地点头。“但是你自己去告诉她,你可以自己去跟她说的。救护车马上就来,Danny,真的!”

他努力露出微笑。“是啊,小鬼。”他喃喃道。“谢谢你。”他直视Linus的双眼,眼中有比言语更复杂的深情。

那个小鬼在哭泣,Danny没有继续看下去。

Rusty在他身旁,世界其余的部分渐渐消逝。“Rus。”

“Danny,噢,Danny,我……我……”他可以透过Rusty看见世界燃起了大火,那个一直以来存在于此地的世界。爱、歉意以及承诺,他可以看见Rusty——他的Rusty——代表的一切,他不愿失去的,不愿这个世界失去的一切。他希望那些美好的事物不要分离,完完整整,永久留存,一直鲜明地燃烧着,直到永远。

“没关系的。”他柔声说,“我已经明白了。”

他明白了。他确实明白了。Rusty是属于Danny的。是他完美的倒影。Danny是Rusty的锚心。是他和世界唯一的联系,是唯一能够不让飓风将自身撕裂的保障。

“对不起。”Rusty耳语道,眼泪落到Danny脸上,Danny几乎想祈求自己能够接受他的道歉,几乎想祈求自己能够屈服于希望自己被人记住的私欲。

一个月后,一周后,一天后,以及此后永远的时间,走进Rusty皮囊下的人将不再记得Danny的名字。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曾是什么人,这一切曾意味着什么。

他抬起手,抚摸Rusty的脸庞,看见自己的手指留下一道血痕。"我爱你。"他轻声说,风暴悄声对他的灵魂唱起了摇篮曲。他抬头看向Rusty,想到了阳光,露出了微笑,然后黑暗降临。


*


Danny死了。风暴失去了控制。三天后,在一个随处可见的,名不见经传的城市里,一个名字大概叫做Caleb Callaghan的男人第一次在镜子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他眨了眨眼,从脸庞上抹去了最后一丝血迹。

 



 

注释:

1.这一段提及的是《查理和巧克力工厂(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Oompa Loompa是里面的角色

2.这一段是《搏击俱乐部》,上文中的Tyler Durden是其中的角色,这句话是Tyler的台词。


评论(5)
热度(15)
2016-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