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无授权翻译博客
博客内译文如果有错误,请不吝指正

© 无名

Powered by LOFTER

[十一罗汉][Danny/Rusty]A Coke and a Smile

*无授权翻译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6853

 

A Coke and a Smile

victoria_p (musesfool)

 

简介:

因为他们都知道"我们能做到"就是一切行动最好的理由。

 

这不是他们策划过最难的案子(最难的是Bank那单),也不是最来钱的案子(最赚的是Benedict那单),甚至也不是最有意思的(还是Benedict那单),但是这份案子本身,也有其独特的娱乐价值。

"这就是你准备的案子?"Rusty问,把薯条蘸了蘸堆在食物纸盒角落里的西红柿酱,"认真的吗?"

"认真的。"

"为什么?"

Danny笑了,比必要的露出了更多的牙齿:"为什么不?"职业生涯到了这个阶段,他们不缺钱,名声也早已打响。两人都知道"我们能做到"就是一切行动最好的理由。"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吗?"

Rusty耸了耸肩。"你可以在snopes.com上搜到。或者维基百科也行。"

"不一样。"

"你甚至都没真心想偷。"

"我只是想证明我偷到。"

Rusty抿了一口汽水,在杯子里摇晃着冰块,用拇指从下唇上把盐粒抹掉。Danny甚至都没试图掩饰自己正盯着他的嘴唇。Rusty向后靠在丑陋的塑料倒模椅子上,他还没开口,Danny就知道了答案。

"好。那就做吧。"

 

*

 

从拉瓜迪亚到亚特兰大的航程大约两小时四十五分钟。他们坐在头等舱里拟定计划。就像他们策划的其他银行劫案一样。甚至还要更简单,因为没有物件需要运出仓库;他们脱身后也没有东西要转运,储存,或者脱手;也没有不付酬金诈他们一笔,让他们没法摆脱货品的买家。

Danny放松地陷进柔软的皮座椅里,惬意地听着Rusty吃零食,咬碎曲奇的嘎吱声,杯中冰块相碰的声音,过了这么多年,就像摇篮曲般令人心情平静。他知道Rusty在等,在怀疑他会不会再次离开,Danny没法怪他。只不过他得找法子让Rusty相信这一次,他会永远留下。

他们入住四季酒店,走向十九层的套房。Danny深吸一口空气循环机滤过的空气,困惑的看着地摊上虽然雅致,但复杂过头的纹饰,摇了摇头。酒店里铺的所有地毯都一样,房间规格的提升不过意味着花色更柔和而已。

"我得告诉你,铺一平方英尺地毯的钱吓死人。"Rusty说。

"有花光你在维加斯的存款的那么多,还是买一辆宝马那么多?"

"把你家小孩送进大学花的那么多。"

Danny抿紧嘴唇,点点头:"真黑心。"

"但是这工作又累人,又费力。"

Danny发出低笑:"有道理。"

Rusty把房卡插进门锁,长年累月的重复让这个动作轻而易举,他的文身从袖口下露出来,一闪而逝。Danny总是很享受地看着Rusty工作时的双手。甚至偶尔能从他那里学到一两招。

从客厅能俯瞰城市优美的景色,Danny从迷你吧拿来威士忌,给自己倒了一杯,惬意地啜饮了片刻。太多人工作时不舍得停下来欣赏这种小细节,但是对Danny来说,这类小小的享受才是关键。这才是他为什么会这么努力地奋斗,爬到今天的地位。

Rusty打开一小罐品客薯片,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Danny微笑着将他拉近身边。计划剩余的部分他们可以待会再琢磨。

 

*

 

Danny信步离开了可乐博物馆的导览队伍,随意地浏览着展品旁的铭牌,而没有观赏可乐大事记。走出大门时,他从礼品店顺走了一把冰箱贴和几个瓶盖形的别针。回到酒店,他把它们分装进写有Linus,Basher和其他人的地址的信封里。除了完成案子以外,这些小玩意是他和Rusty曾到过此地的唯一证明。

他一直讨厌等待,即便他年纪渐长程度也没有丝毫减轻,尽管他如今更能顺应等待,心知时机的重要性就是一切。监狱里度过的四年和在东黑文度过的两年比谁都更好教会了他如何去欣赏时间的流逝。

他上楼走向房间,他洗完澡刮完胡子时,Rusty带着ID卡回来了。

Rusty贴上了假胡子,戴上了牛角框的眼镜,以便进入角色。但Danny只需要他的西装,他光滑的头发,再稍微调整一下走路的姿态,就能变身为Marty McEachern,身价不菲的男人,焦虑的可口可乐公司董事。他看向衣柜嵌着镜子的柜门,却没有看见Rusty和Danny——他看见的是MartyMcEachern和Clay Francis,后者是可口可乐总经理,屈服于McEachern对公司当前股价的焦虑。

他扬起一边眉毛,Rusty露齿而笑,任由Danny的视线穿透丑陋的络腮胡和他谄媚地弓起的肩膀。

Danny深吸一口气,回到角色里,但他们走向电梯的路上,他还是一直用手臂轻轻撞着Rusty的手臂。为了获得安慰。为了获得好运。

 

 

*

 

Danny没脸没皮地跟Brenda Jackson调情,她是太阳信托的公关经理,把他们带下了保险箱库。她因为突然的关注惊慌失措,这就是关键——如果Danny和Rusty离开很久后她受到讯问,她只会记得那个有魅力的绅士和他轻浮的微笑,而不是他和Rusty到底长什么样子。

第一次把钥匙插进去时她动作笨拙,但第二次,她终于打开了盒子,拔出了钥匙。"这是我第一次打开它。"她说,紧张得透不过气 ,"几个月前Roger退休后,我才被提拔上来。"

"Roger是个好人。"Rusty说,像本地人一样慢吞吞地吐出元音,“我以前和他打过几次高尔夫。”他朝她露出迷人的微笑,Danny不满意的是这个微笑更多地来自Rusty本人而非Francis。她迷茫地眨了眨眼,不论她本来想说的话是什么,都消失在Rusty嘴唇迷人眼目的曲线里。

“接下来我们来处理吧,Brenda。”Danny说,从她手上拿过盒子,放在柜台上,“谢谢你的帮助。”

“好、好的,当然的。有需要的话,我就在门外。处理完喊一声就行。”

“会的会的。”Danny向她保证,Rusty又朝她露出一个微笑,这个笑容更加浅薄虚伪,之前那个更加贴合角色。

她把他们俩留在金库里,Danny朝Rusty露齿一笑,打开了盒盖。一个马尼拉纸制的文件夹躺在盒中。

“有笔吗?”他问,Rusty从外衣内袋里递给他一支蓝色圆珠笔。Danny从自己口袋里抽出一沓纸,打开了文件夹。他展平纸张,开始记录。“橘子,肉桂,肉豆蔻。”他嘴里喃喃着。

Rusty从他肩头探出头,身上传来昂贵古龙水和发胶的气味:“芫荽和橙花油?真的?”

“好像是。”Danny抄完了配方,关上了盒子。他把刚刚写好的那一页递给Rusty:“真是太可惜了,里面含有古柯叶提取物。不然就可以在家里帮你配出一批,省得开车去超市。”

“呵呵。”Rusty说,忽然他停住了,打开了Danny递给他的那一页纸,“什——Danny,这是你的离婚协议书。”

“没错。”Danny把手插进口袋里,朝Rusty微微一笑。

“好吧。”Rusty说。他凑近了,迅速、有力地亲了Danny一口。“好吧。”他把那几张纸团成一团扔掉,把Brenda叫回金库,让她把盒子放回原来的地方。

 

*

 

他们离开银行三十英里后,Danny才终于松开油门,放慢车速,按照限速行驶。“到路易维尔只要开七个小时,”他说,飞快地朝Rusty笑了笑,“我想吃炸鸡。”

Rusty向后靠去,一只手搭在了Danny后颈上。他的笑容既狡黠,又充满了希望。“我们走。”

 

 

 


评论(2)
热度(11)
2017-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