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无授权翻译博客
博客内译文如果有错误,请不吝指正

© 无名

Powered by LOFTER

[Debbie/Lou,Danny/Rusty]Brand New Box of Matches

*无授权翻译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201008

 

Brand New Box of Matches

GotTheSilver

 

简介:

喝完马天尼,Debbie手撑着脸,看向那行组成兄长名字、简洁优雅的字母。"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她大声问,"你是了解Lou的,你也了解我,我要怎么——"

"想知道以前你哥怎么挽留我吗?"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她,她往旁边看去,Rusty正站在她刚来时Reuben站着的地方。

"你们这帮人是换班守着他?"Debbie扬起下巴,"别告诉我你还有东西忘在他棺材里没拿回来。"

 

 

收到短信时,Debbie仍站在Danny墓碑前。短信里是从太平洋海岸高速上拍的景色,Lou正驾着机车沿海岸高速旅行,只有图,没有文字。喝完马天尼,Debbie手撑着脸,看向那行组成兄长名字、简洁优雅的字母。"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她问出口,"你是了解Lou的,你也了解我,我要怎么——"

"想知道以前你哥怎么挽留我吗?"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她,她往旁边看去,Rusty正站在她刚来时Reuben站着的地方。

"你们这帮人是换班守着他?"Debbie扬起下巴,"别告诉我你还有东西忘在他棺材里没拿回来。"

"没,没有。"Rusty说着朝她走来,"只是——没他在感觉怪不对劲的。"

他走近了,Debbie能看出他眼下的乌青,看出比上次见面他又瘦了多少,她点了点头,拿起那罐橄榄。"我没酒了,但,给,"她说,"橄榄分你。"

Rusty露出淡淡的微笑,坐到长凳另一头。他没有看Danny的坟墓,垂着眼睛,摸出一颗橄榄放进口中。"你们干的那一票。"他含着橄榄说,"很优雅。"

"谢谢。"

"他一定会喜欢的。"Rusty说,手指敲着大腿,"你是为了他吗?"

Debbie耸了耸肩,自己也拣起一颗橄榄:"他策划了有史以来最大手笔的赌场劫案,我总得找点什么证明自己。"

"但不是向他证明。"

Debbie做了个鬼脸,努力想忽视短短一句话在胸中卷起的感情," Rusty——"

"嘿,我随口说说罢了。不论你做了什么,他都以你为傲。我听说,你还把女演员也拐骗到我们这边了。"

"可能吧。"Debbie说,瞟了Rusty一眼,"怎么?你有打算了?"

"我?没。Danny不在了,我缺个出主意的拍档,但有Danny在前,没人够的上标准。除了你。但你多半不想我拆散你的小团伙吧。"

"也不算团伙,"Debbie说,"得手后,大家就一拍两散,你看我这不就沦落到和我家死掉哥哥的拍档一块坐着吃橄榄了。"

"说得对,好可怜哦,我们真该为自己感到羞愧。"

Debbie笑了,笑声荡在空荡荡的墓园里。"他就喜欢这样。"她朝Danny的坟墓挥挥手,"就喜欢别人一没他就惊慌失措,喜欢人人把他当做北极星。"

"没你说的那么糟。"Rusty温和地反驳道

"真的?你一副好几天没吃饭的模样,而反观我,我在他妈的大都会博物馆晚会上干了一票几百万美金的大案子,你还觉得不糟?"

"别在墓地说脏话。"Rusty说,把空了的橄榄罐递给她,"或许确实挺糟的。"

"接下来我们干什么去?"

"街对面有家快餐店。"

然后,鉴于没有其他好主意,Debbie点头同意。

 

*

 

他们点了很多菜。真的点得太多了,但Debbie今天一天就吃了几颗破橄榄,她敢打赌,Rusty也和她差不多。他往嘴里塞薯条,Debbit往巧克力煎饼上倒糖浆,急需体会摄取糖分后的兴奋感。

“Lou去哪了?“

“加利福尼亚。“Debbie说,叉子恶狠狠地捅进煎饼,“公路旅行。”

“一个人旅行?”

“我没机车头盔。”

Rusty挑起眉毛,“天可怜见,你现在穷得连头盔都买不起。”

“闭嘴。”Debbie说,用吸管包装砸他脑袋,“我们又不是你和Danny,我们俩之间比较复杂。”

“甜心,要连Danny和我都不复杂,那没什么东西算复杂了。”

Debbie伸手抢走Rusty的汉堡,咬了一口,又放回他盘子里。“叫我甜心,被偷吃活该。”她说,咽下汉堡,“但你们好像一直能把彼此的关系捋得清清楚楚。”

“是啊。大部分时候是这样。”Rusty向后靠在长凳上,张望快餐店,“Danny和我——有时骗局成功那一刻,你会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所向无敌,你知道这种感觉吧?”

“当然。”

“从前我们就是那样。”

“之后呢?”

“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们就花了好几年才理清。你还记得那个——”

“印加婚礼头冠,记得,Rusty,每个人都记得。”

“唔,那就是所谓的‘之后’了。”

Debbie抓着自己的奶昔,吸了一口,想整理好自己思绪。Lou在处理“之后”上一直有问题。她们一起行动时,感觉就像魔法,像Debbie前所未见的奇迹,但之后——Debbie总是技痒难耐,总想换个法子再骗一次,换种方式再宰一头肥羊。Lou,则比较简单,她喜欢这种生活赋予她的自由,所以她小心谨慎,注重细节,比Debbie更能忍耐没有大案的生活。“Tess最近怎么样?”

“你要是联系她,她会很高兴的。”

“才不会呢。”Debbie笑了,“倒也没关系。”

“Tess不是讨厌你,Debbie。”Rusty说,“她除了画材店那个搞错画笔尺寸的店员以外——她说那店员绝对是故意的——她谁都不讨厌。”

“店员真是故意的?”

“可能吧。”

“快把你的洋葱圈吃了,Rusty。”Debbie说,从他盘子里偷了一把洋葱圈,“你脸色跟死人似的。”

“谢了,”Rusty说,“你该学学怎么聊天。”

“大家都这么劝我呢。”

Debbie的手机又响了,她看了一眼,看见Lou的名字,她滑开消息界面。照片里是一片夜空,星星亮得荒谬,Debbie抿紧嘴唇,没有回复就把手机塞进口袋。“他以前怎么挽留你?”她问,对上Rusty的眼睛。

停顿片刻,Rusty才朝她探过身体,眼中闪烁着一束整个下午Debbie都不曾在见过的火花。“他开口问。”他说,笑容缓缓展开,“你们姓Ocean的,总是在该简单的时候把事情弄得那么复杂。”

“我们才没——”Debbie忽然住口,举手投降,“可能还真有。但这就是为什么Danny身边有你,而我有Lou。”

“所以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Rusty问,他捧着自己的咖啡杯,“她不是无缘无故发你照片的。去买头盔。去找她。”

“浪漫主义者。”

Rusty低下头,对着咖啡杯笑了,“很久很久以前,我搞不好还真是。”

“你买单?”Debbie问,忽然等不下去了,她匆匆把最后一口煎饼塞进嘴巴。

“快走。”Rusty说,把身份证和机票推过桌子递给她,“告诉Lou,小颜问她好。保持联系。”

Debbie盯着身份证和机票,过了好一会,才用手指敲敲机票,摇了摇头,“你何必费心呢。”她说,不过还是收下证件和机票,扔进了自己包里。

“如果Danny在世,他也会希望我这么做的。有空记得来看我。把Lou也带来,Tess一定特别喜欢她。”

Debbie从长凳上站起身,冲他微微一笑,“回见,Rusty。”

“多保重,小妞。”

Debbie眯起眼睛,揉乱Rusty的头发回击,然后深吸一口气,走出快餐店。她拿出手机,给Lou发了一条消息:买个头盔,旧金山机场接我。Debbie把手机塞回口袋,在商店橱窗前停住脚步,整了整领结。同时,Danny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回荡,就像他第一次教她戴领结的时候。“我们Ocean家人,”她自言自语,“样子要利落漂亮。”

 


评论(4)
热度(29)
2018-08-23